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长发公主与猎人(上)

口语考试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沙雕脑洞……。大致设定和《魔发奇缘》差不多,但有改动。论离家出走的锤锤怎么捡到自己被拐的弟弟的神奇故事。

ooc系我的。文风崩坏如有不适立马点x!!!!别强迫自己!!!不接受看完ky!
↓↓↓↓↓↓↓↓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世界的最南边,有个小小的王国——阿斯加德。那儿四季如春,政治清明,国王和王后也十分受人尊敬。
他们育有一位公主和一位王子。大公主Hela年芳二十八,兼任将军,能单手捏爆铁锤,一手长刀长矛耍的那是好极了,更加令人羡慕的是,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及肩,一对绿宝石一般的眼睛熠熠生光,这不禁让她的追求者从阿斯加德排到了约顿海姆。
“打不倒我的男人不配拥有我!”
这也是为什么Hela公主美若天仙能力超群但是到现在还没嫁出去的原因。
不过,有一位叫做灭霸的朋友正在拼命(字面意思)追求她ing。
好了,让我们来谈谈这位王子。
Thor,拥有一头比太阳还要耀眼几分的长发和一双蔚蓝如深海的瞳孔,行走的荷尔蒙,古罗马雕塑般结实的肌肉和宛如天神的面容。阿斯加德的三把手,要说起打仗斗殴那他也绝不比任何人差。
但是坚强如Thor也依然在很小的时候哭的昏天黑地,因为姐姐捏爆了他的妙尔尼尔,“那是一柄好锤,我发誓。”小Thor肿着眼泡,因为强忍着哽咽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我发誓。”
掰掰手指,二十三岁的Thor也绝对是阿斯加德少女们的梦中情人榜单No.1。
其实,国王和王后还有一位小王子,只不过在他还是个婴儿时,就被不明的女人劫走了。
他是个小小的弃婴,蓝色的冰宝宝——也就是说,他是约顿海姆人。而且他初到时,身体差极了,几乎徘徊在生死边缘,最后,一株金黄色的花朵救治了可怜的他,它是太阳之花,更有人说那是发际线女神花园里的珍宝,毕竟小王子的鸦色头发顺滑柔软,狂躁地揉着自己怎么保养都是和乱草一样头发的Hela几乎嫉妒的发狂。
虽然如此,但是国王、王后、Hela、Thor,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小不点,特别是Hela:“看哪Thor,绿眼睛黑头发,你才是是捡来的哟。”
然后小Thor又委屈巴巴地哭了三天三夜。
Loki消失的那一年,Hela十二岁,Thor才七岁。
皇室在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也就是Loki被劫走的那一天晚上,会放飞孔明灯,希望走丢的小王子看到它们可以找到回家的路——阿斯加德皇宫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


Thor和父王大吵一架。其实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Thor要严惩入侵阿斯加德的间谍,剥皮抽筋滚油锅,但是Odin觉得这简直不可理喻,毕竟再怎么说对方也是邻国人,如果这是一个误会,那么错杀则可能挑起战争,一个贤明的君主从不挑起战争。
“但是他必需时刻准备着!”Thor撂下这一句话,便冲出了宫殿。
他走到马厩,牵出自己的爱马——史传奇。“因为我的马必须和我一样,史上留名,像个传奇!”十八岁的Thor摸着小马驹的鬃毛,脸上的小雀斑一颤一颤的,直接忽视了姐姐的白眼。
背上箭筒,把自己的斧子挎在腰间,Thor决定出去打猎转移转移注意力。



“Rapunzel——”黑发女人在森林里兜兜转转,手上挎着竹篮,宽大的斗篷遮掩住她的面容。
“Rapunzel——放下你的长发来——”
森林深处居然有一处高塔,这塔没有一处入口,只有一扇窗开凿在塔顶。
“Mum,来啦。”
窗口上有一个金属挂钩,一个黑色的脑袋探出窗头,那人揽起一把鸦色长发,挂在挂钩上,然后将它们抛下去,长长的头发一只垂到了塔底,却巧妙地没有触地。
女人将长发打了个活结,单脚站了上去。塔中人拉起长发,将女人吊至塔中。
“Mum!这次出去有没有给我带宝蓝色的颜料?”
女人跳进窗台,解开披风,大把灰白的头发顺着脱帽子的动作掉在地上。
“噢,Rapunzel。”被男孩称作“Mum”的女人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她顺手拖过一把板凳,把站在一边手里抱着一大捧头发的家伙摁在板凳上,“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希望——”
“闪吧闪吧太阳之光顺我心愿赐我永生闪吧闪吧太阳之光我愿奉上最美好的祝福……”还没等女人说完,有着奇长无比头发的男孩直接把手里捧着的发垛塞进了女人干枯的手中,还有一把梳子。
“慢点!”女人慌乱地梳起头发,没过几秒,“boom”的一下,女人立马恢复了年轻容貌,还有一头发量充足的头发。
“Loki!”
女人嗔怪起来,不过她脸上不悦的神情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之后瞬间烟消云散。
“Mum,马上就到我的生日了,”鸦色的头发缠绕在男孩的脚边,他好像并不为女人的脸色而感到不安,毕竟,今天他真正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这个。几缕碎发贴在前额,男孩儿的眼睛像是上好的祖母绿,湿漉漉的,薄薄的嘴唇是令人心动的嫩粉色,白色的维多利亚式长袍垂到脚踝。
“我希望可以出塔——看看那些,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出现的,星星!”
Loki把书桌上杂乱的物品全部扫落在地上,然后赤脚站了上去,嫩藕似的手臂露在睡袍外面,他捞起厚重的窗帘,墙壁上是一幅画。
蔚蓝的夜空中漂浮着星星点灯的荧光,像极了星星。
“它们每年,每年都会出现!就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就好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一样。”
Laufey不耐烦地拨着指甲,敷衍地“嗯”着,但是在听到“专门为我准备的一样”时,就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突然大声尖叫起来。
“我亲爱的!为你准备?你仔细想想,在这世上,除了我,你最亲爱的Mum,又有谁会了解你的生日?出去?哈,外面全是豺狼虎豹!它们会一点点,或者直接一口——吃掉你!听我的,和Mum待在一起,这才是最保险的,毕竟这世上,只有我最爱你,嗯?”Laufey夸张地拉起Loki的一只手单方面地跳起华尔兹,就像在唱一台戏。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Laufey的面目突然狰狞,然后又在瞬间平静下来。
“我可爱的小乖乖,”她说,“我去给你做蛋糕。”
她脚步轻快地转出了房间,门“叩”地关上。
不让我出去?
怎么可能!
Loki捞起自己的长发,向后仰倒在床上。“那我就自己出去。”



TBC.
下一章私奔!


想要评论w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