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_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九)

Loki起的很早。他轻手轻脚地裹着睡袍爬下床,小心翼翼地没有惊醒枕边人。
太阳还没有爬升,但是天色已经微亮。壁炉里烧着果木,因为时间的原因,木头已经成炭,温顺的火光洞穿炭层,清香的温暖充斥着房间。Loki赤着脚,黑发披散着,它们经过一个晚上变得乱糟糟的篷在头上。窗帘半掩,苍白的日光渗进房间,留下半屋子的清明和一道明显的光带。
Loki把窗帘拉的严实了些,只留了一道狭窄的光带。他拉开柜子的最底层,拿出一盒烟,在黑暗中擦亮一根火柴。他点着烟头,用嘴叼着,靠在窗台边一口口地抽着。烟圈飘得越来越高,然后消失在穹顶之下。
为什么它们不能飘到天花板顶呢?Loki一遍遍地重复着昂着头吐烟圈的动作,不着边际地思索着。
明明只要靠在一起,就可以飘上去的。出发时你们不是配合的很好吗?不过你们也不是永远消失了,只是分散了,变得小了。如果我站在吊灯顶上,向天花板上诸神的脸吞吐着烟气,那么你们就能够飘到目的地了。
原来是我太矮了。
一支烟很快被Loki吸尽。他又摸出一支,妄图用刚刚的那只烟屁股点着它,但是失败了。他低低地咒骂了一句,然后不得不踉跄地扶着大理石窗台站起来,去书桌上找刚刚被他随手一扔的火柴盒。
“Shit!”他弓着身子,在桌面上摸索着,然后全身俯在地砖上狼狈地寻找该死的火柴盒。他就穿了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和一条裹得漫不经心的法兰绒睡袍。Loki能感受到冰凉的地砖贴着他温暖的胸膛,他本能地扯着睡袍垫在肌肤与地砖之间,想隔绝这该死的寒冷。
“你在抽烟。”
Loki听到这声音感到如释重负。“难道我不可以?”
“……”
Thor醒了。他就站在书桌前,吸着Loki吐出的烟气,看着书桌后的一小团绿色身影。
终于,Loki的手摸到了一个小巧而粗糙的盒子。火光照亮他的脸,绿色的眸子倒映着火焰,清澈中带着阴影。
“你不该抽烟。”Thor如一座沉默而严肃的山脉,星空一般深邃的眼睛里褪去了平日里的柔情,Loki知道,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真正的Thor,国王Thor。
“管不着。”Loki深吸一口指间夹着的烟,长长地呼出。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旋转着那只火柴盒,发出令人心悸的哒哒声。Loki又抽了几口,烟雾在房间里弥漫,整个空间里最明亮的只有烟头与两双眼睛。
雾气蒙着Loki的绿眼睛,他仿佛又看到了Lufey那阴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烟圈一层层地上飘。等到他真正抽上了第一口烟,被呛得半死却还是逼迫自己咽下去,逼迫自己习惯它,告诉自己窍门就是转移注意力,别光想着痛。
Thor看着他,看着他的Loki抽烟。
Loki提起睡袍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了上去,拉过被子盖在腿上,然后继续用力地吸着烟卷。
“你不能在床上抽。”
良久,Thor开口,身体却还是朝着书桌的方向,好像Loki还在那里似的。
“我想在哪抽在哪抽,作为王后这点自由都没有?”Loki油腔滑调地吐出一句,之后一个翻身坐到了床铺上。
Thor垂下眼帘。他压制着内心的真实情绪,走到床边,“这事我们商量商量好不好?”“没得商量。”Loki盯着透过窗帘的阳光,太阳升起来了。“所以这就是真实的你?”Thor的指节发白,垂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对,我抽烟喝酒。怎么了甜心,你的王后看起来不符合你的标准?”Loki把吸完的烟头狠狠地摁到身边的勾花枕头上,那是属于Thor的。“那就去找个漂亮年轻的小丫头。”烟头在枕套上烫出一个焦黑的痕迹。末了,他抬起头颅,洋洋自得地看着国王。
“我希望你今天能带着我给你的胸针出席晨会。”Thor依旧保持着那个丧气的动作,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那你要失望了。说实话那东西愚蠢透顶,设计它的人真是暴殄天物。我不管它是不是被你母亲——或者是谁带过了,”Loki歪着头,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不带。”
下一秒Loki就感觉到自己被一双粗糙的手推倒了,金色的长发挠着他的脸,侵略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为什么?”王的脸上带着愤怒与悲伤,质问着身下人。
“我愿意,我开心。”Loki看着那张离自己咫尺之近的英俊的脸,脸上的笑意依旧没有褪去半分。
雨点般的吻落在了Loki的嘴唇上,他和Thor拥吻着,撕咬着对方,金发与黑发缠绕在一起。“亲够了?”Loki推开Thor,“那就走开。”
他迅速地下床,利落地脱掉身上所有的衣物,赤条条地站在窗前,迟缓地套着衣服。“你的晨会——别忘了,我的小南瓜。”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笑嘻嘻地把Thor喊做自己的心肝,甜心。
Loki穿戴整齐,泡泡袖小马甲和风衣。


大概现在已经很晚很晚了,Thor醉倒在酒吧中,大脑快被酒精泡烂。他随手搂着两个不知名的姑娘,断断续续地说着蹩脚的情话。
Thor很完美,他的人生中没有污点,童年,青年,到处都撒着灿烂的金色阳光。他是Asgard的王储,那么多人想要跪下来舔他的鞋子都得排个三天三夜,他那么耀眼。
他也不是没有过女朋友,中庭的女公爵Jane,他承认他爱过她,可是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他们在一起的确让他感觉到了暂时的快乐,可是甜蜜的情话也只是在嘴上说说。Jane对他温柔至极,充满了Omega的柔和和亲切。
他大把大把地往吧台后面撒着金币,引起人们的哄抢。他在这个下等城区的酒吧独自一人喝着兑水的威士忌,和盗贼妓//女为伴。脑袋里昏昏沉沉,记忆的碎片在闪烁。左右的两位姑娘用丰满的胸脯蹭着他的肩膀,娇滴滴地呻吟着。
一声巨响吓坏了所有人。酒吧的木质大门被一脚踹开,看门人的尸体躺在血泊中。酒吧里的Alpha一拥而上,然后被飞镖射穿喉咙。
两个姑娘提着高跟鞋想逃之央央,却直接在门口被入侵者用小刀抵着脖子硬生生逼回了屋内。
来者穿着斗篷,斗篷上绣着的金线显示来者是个上层人。几缕黑发漏出帽子,入侵者取下帽子,两把小刀刺穿了两个妓/女的锁骨,把她们钉在椅背上,尖叫声不绝于耳。
“喝够了么?”Loki的声音回荡在散发着恶臭的酒吧里,各种肮脏的信息素交杂在一起,Loki感觉自己快要呕吐了。
Loki,我就知道是你。
Thor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手要给他一个拥抱。Loki抽出腰间的长剑,锋芒直指对方的喉咙。“滚远点。”Loki知道要打起来他肯定打不过Thor,不过现在对方赤手空拳。“你就这点品味,陛下。”Loki用长剑挑起其中一个的脸,妓/女不断说着求饶的话。绿眼睛,黑头发。Loki扯了扯嘴角,剑芒划过她的眼睛。妓/女尖叫起来。
Thor第二次看到Loki的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第一次看到是在他们的结婚舞会上。
Thor很想说什么,但是酒精麻醉了他,他断断续续地吐着字节,它们毫无逻辑可言。
Loki扯着Thor的衣领,把他扔进马车里,然后夸上马,套上帽子,扬起马鞭。


Thor捂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地伸手去探床铺的另一半。
空的。
他几乎是一下子就清醒了,放眼望去整个房间都宽敞了许多,Loki的书柜不见了,Loki的镜子不见了,Loki不见了。
他只记得他偷跑出去喝的烂醉,后来Loki来了,Loki挥舞着他的匕首几乎拆了整个酒吧,用飞刀杀光了所有的Alpha,好像还剐瞎了一个妓/女的眼睛。
天啊。
我干了什么?
Thor不顾剧烈的头疼急切地下床,可双腿是软的,他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Thor不屈服地昂起头,发狠地揉着自己的脚腕,扭曲地向门口爬着。侍卫听到声音小跑着跑进国王的房间,扶起面目狰狞的国王,“王后呢???”“王后说不打扰您休息,索性就搬出去了,在南宫……”Thor甩开侍卫的手,提起一件斗篷,跌跌爬爬地向南宫冲去。
Loki躺在那张绿色的藤编躺椅上,心不在焉地翻阅着Asgard的历史,然后索性把书甩出了窗外。
“操……”他扯着头发,侧着身子摸索着放在地上的酒瓶,然后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翻倒在了地上,酒瓶倾斜,红酒汩汩地淌了出来,染红了Loki的白衬衫。他捡起只剩下小半瓶红酒的酒瓶,直接躺在地上把酒液灌进嘴里,红酒呛到了自己,他剧烈地咳嗽着,酒液飞溅,他的额头,他的黑发都沾染着猩红的酒液。
Thor踹开了大门,看见躺在地上的Loki,一瞬间他以为Loki身上包裹着血迹。
“Loki!”
Thor奔跑到他身边,斗篷飘落在地上,他托起Loki的脑袋,大声问对方怎么了。
Loki的脸因酒液的衬托而更显苍白,绽着遥远的微笑,毫无征兆地,扬手将酒瓶重重地砸在了Thor的头上。
众人惊呼着,Thor感觉到碎玻璃伴随着腥甜的血液正在滚下自己的面庞,Loki脸上的笑脸消失了,他轻轻地附在Thor的耳边呼着气,长长的睫毛扇着对方的脸。
“Thor·Odinson,你给我滚。”
红色笼罩了Thor的视野,Loki的绿油油的眼睛里爬上阴霾。
“你才和他认识一天——也许一天半——你觉得那是爱情?哦~你和他还做过一次爱……除了这些呢?”
“被Alpha的两句情话蒙蔽了双眼,可怜虫。”
Loki的脸上重又勾上了笑容,他笑Thor的蠢,笑自己的天真。也许另一个Loki说的是对的——不,那就是真相。
“真相苦涩,可也要把它咽下去啊,毒蛇不能咬我们两次……”
呵,魔鬼出笼了。

TBC.

Dark出来了。啊我好喜欢写基妹打人,完全停不下来。基妹太敏感了,想的太多经常脑内脑补balabalabal再加上另一个人格的引诱……应该快完结了,这个坎过去应该就END了,至于he还是be要看自己理解啦……(反正是好的结局相信我!)

圣诞番外依旧没有写好……会补的会补的(;′⌒`)考试使我两眼昏花失去理智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