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八)


没有人从落地的那一刻起就是邪恶的,极端的,所有人那时候都是一张白纸,干干净净。
盗贼的儿子能成为法官,公爵的女儿也能成为娼//妓。
可能这么说太过绝对,毕竟人的性格是出生就带有的。那么,你能说一个暴躁的人一定会成为罪犯吗?能说一个内向的人一定一事无成吗?不能。
Loki和Hale的生日是同一天。
在他分化之前Lufey都是准备两件差不多的礼物送给姐弟俩,然后温情满满地夸奖他们,信誓旦旦地保证着他们光明的未来。
这大概就是Loki过得最舒心的一段日子了吧。他是Jothuheim尊贵的二王子,王位的第二继承人。虽然是第二继承人,但是他有时候会充满希望地想,姐姐可能会分化成Omega,他作为Alpha会成为国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俯视着臣服在他脚下的人民,手里拿着象征身份的权杖——自己会成为Alpha的。可是那空穴来风般的自信,现在看来真是可笑。
可是他分化成了Omega。Loki砸烂了寝室里所有他能搬动的东西,划烂了窗帘,砸碎了台灯,用尽全身力气推倒了沉重的木质书柜,书柜倒地发出沉闷的巨响。
他嘶吼着,嗓子烧着,红着眼眶,像个疯子一样挥动着他的匕首,喝退了所有试图劝阻他的人。滚烫的液体流下同样滚烫的面颊,浸湿了他的衣襟。他从来不把外套扣上,就让雪白的里衣露着。液体浸透衣衫,贴着他的皮肤。Hale和Lufey靠在墙边,一语不发。Hale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卷着黑色长发,和他一样碧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细长的双腿交叉着。“弟弟。”
她很久才吐出一句话,“闹够了就回去坐着。你才三岁吗?想不开就去死好了,Jothuheim不缺继承人。不过这个世界少个疯子也许会更好——”Hale伸了个懒腰,拨着黑色的指甲。Loki听着,一字一句像是尖刀划在他的胸口。Loki瘦削的身体微微颤抖,他握紧了匕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剑锋直指对方的心脏。
一刀,只要一刀。
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写未来,重撰Jothuheim的历史。
剑芒泛着寒光。下一秒,Loki就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和不容置疑的力量扭转着自己的手臂,Hale很轻松地接住了他的攻击,接着向外扭着他的手腕,疼痛让他不得不松开手,匕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Hale顺势将Loki往怀里一揽,手臂锁着他的脖子。
Lufey就淡然地看着,抽着烟。烟圈飘得越来越高,然后消失。他看上去宁愿盯着烟圈,也不想观摩自己两个孩子无谓的争斗。“暂时把南边空着的房间让二王子住。这里修缮完毕之后我再安排。”他用手把烟头捻灭丢在地上,吐出最后一口尼古丁,“Hale,放开Loki。我们的男子汉需要点时间。走吧。”他朝Hale招了招手,锃亮的皮靴跺了跺那截烟头,眼睛甚至都没有离开地面。
Hale听话地松开已经被她勒的快要窒息的Loki,任由对方瘫倒在地上大口地喘气。“我们走了,弟弟。可要忍住点,别拆了这富丽堂皇的王宫。不然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失手杀了你。还有,力道是关键。”她蹲下身子,绿色的裙子拖在地砖上,上面镶嵌的碎宝石隐约地闪光。Hale伸出一根手指,挑起自己的Omega弟弟的下巴,“乖,听话。”
Loki厌恶地别过头去。
此后的每次生辰,Lufey还是会为他们送来礼物。只是他的礼物从Lufey亲自送来交到他手中变成了Lufey的亲信送进他的寝室。Loki在不在都无所谓,礼物只是个任务,既然已经送来了要不要是你的事。而他的姐姐,Lufey还是亲自送去礼物,身边跟着一溜殷勤的贵族,依旧温情满满地夸奖她,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她光明的未来。Lufey脸上带着笑,好像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小王子。
说不羡慕都是假的。Loki不止一次扒着窗台,透过后窗看着自己的姐姐接受祝福,然后被形形色色的人包围着,承受着真心实意或虚情假意的赞美。而他只能装作云淡风轻毫不在意,他强到病态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他的腰板永远笔挺。
Loki身边的侍女侍卫换了一批又一批,偌大的王宫里上到大臣下到厨娘人人都知道他们的二王子性情古怪,就算他的确生得一副好皮相。他开心了就赏给下人一点金币或者珠宝,不开心了就砸东西,一对匕首从不离身。
他浑浑噩噩地过着,Lufey对他不管不问。Loki这才明白他对自己的好都是有目的的,那点分给他的温情如果说是父爱简直就是亵渎。他靠着自己唯一剩下的头衔狐假虎威,晚上喝酒鬼混白天蒙头睡觉,要是心情好了兴许读会自己爱看的书,有使臣到来就装装样子编两个似真似假的故事唬人。
每年都会有大贵族的女儿们来王宫学习礼仪。她们多是Omega,学习礼仪仅仅是为了日后的联姻。Loki提着酒瓶坐在大礼堂二楼的长椅上,吊儿郎当地翘着腿。他对这些黄毛丫头不感兴趣,来这里仅仅是因为无聊。——毕竟他不需要学习政治,艺术,语言等等,他只是个落魄的小王子,一个被手中掌握着权势的父亲丢弃的人,一个和楼下贵族少女一样的Omega,总有一天会成为别国的附庸,这也是拜身份所赐,拜他那个该死的父亲。就算姐姐的宫廷教师Frigga女爵有时会给他悄悄地捎来几本Hale学习资料的复本,四下无人时也会为他讲课,他也十分享受,但是这些情况实在是太稀少了,而Loki又绝不会去找Lufey,让他给自己安排一个老师。Frigga是唯一一个愿意和他交谈且能理解Loki的人,她的知识和温情挑着Loki的心锁,锁轻轻地转开一小环。
所以在他清醒的时候会提着酒瓶满王宫地乱逛,去藏书室顺两本书,找个地方坐下,一边看一边喝,看完了也差不多醉了,然后就近找个没人的旮沓角睡会,醒了就回寝宫。他就像个鬼影,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但对他又不闻不问。
他衣冠楚楚,出口成章,举止文雅,眉眼动人。但是他也知道这里面掺杂着多少杂质,像是被蛀空的树干,外表光鲜内里早已腐败。他骗厨娘的孩子王宫花园里有两头的猫,看着这个小不点傻傻的跑去撞上自己的姐姐,她和她的母亲被数落,他的心里漫出无言的快感。
Loki冷眼看着懵懵懂懂的少女在女官的指导下笨拙地练习着,毫不遮掩地发出嗤笑。练习结束,女孩们被告知可以在晚饭时间前在礼堂中自由活动,沉默的礼堂有了些许少女们叽叽喳喳的声音。Loki被个黑发女孩摇醒,他咒骂着,不情不愿地睁开碧绿的眼睛。眼前只有她一个人,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右手掌上有一小块绿色纹身,左手把玩着一枚狼头戒指,靠在栏杆上,就那样看着睡眼惺忪的Loki,“你睡着了。”女孩把狼头戒指套上无名指,摆了摆头发,叉着腰看着Loki。“管你什么事?”Loki一肚子的火气,太久没有生人和他说话了,而且这位吵醒了他还一脸理所当然。“我在下面就看到你了。看书喝酒,还真有情调。不过我在下面满头大汗地应付那个老女人,你这么舒服可真是让人看了生气。所以一结束课程我就跑上来摇醒你了。”女孩拨了拨手指甲,丝毫没有在意Loki满脸的不可置信。“你刚刚的说辞可不像个淑女。”Loki干咳了两声,“你应该和其他女孩待在一起,而不是上来找我,这不合规矩。”他放软了语调。
“我讨厌她们。自暴自弃沦为Alpha的附属物,天天谈论的不过是嫁给哪个如意郎君。在我看来大部分Alpha都是混蛋。”女孩干脆把腿架到了椅子上,露出纤细的脚踝。“你还没有和她们交谈过。”“我能看出来。我叫Verity,Harvitt家的三女儿。”
Loki感觉自己好像在一条黄沙漫漫的绝路上找到了一个旅伴。对方没有可恶的架子,做作的姿态,她甚至很像自己,或者说Loki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Verity敏锐的洞察力令人折服,Loki发现自己无法在她面前说谎,无论多么缜密的谎言在她面前不攻自破。那天她有信心上楼摇醒Loki也是基于这个天赋,她知道他和自己是一路人。
Loki感觉自己在步入正轨,突然就有了起床的动力,他早早起来洗漱穿衣,然后带几本书——还有两瓶水,去礼堂坐着,等Verity下课,然后他们争论书里的桥段,争执弗洛伊德和荷马哪个更伟大;Loki一本本地读由Verity选出来的书,她像个老师一样讲解内容他就用鹅毛笔刷刷地记;Loki教Verity繁琐的礼仪,怎样能不卑不亢地和“该死的”Alpha们对峙,他演示她就僵硬地模仿;Loki想,如果可以,就这样生活一辈子也不错。
就这样,有个知心的朋友,互相理解,成长,其他都不重要,因为再困难还有彼此。他和Verity就像硬币的两面,一面是黑暗谎言,一面是光明真实,明明不可能的组合却意外成为一体,奇妙而又怪诞。
命运可能是恨透了Loki。它给Loki一个虚幻的姐弟情与父子情,然后撕开虚伪的假面扼住他的脖颈使他看清无谓的现实;它在打碎了Loki的梦境之后使他自暴自弃,然后派出天使Verity将他带回人间;它最后大手一挥,将拯救他于水火的天使Verity召回天堂,留他一个人在现实中挣扎。
Verity被公爵嫁给了一个异国伯爵。她突然就被带走,然后渺无音讯。Loki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一点点信息。
Verity应该很伤心吧,依她的性子不把屋顶掀翻了才好。Loki想着,面无表情。
阴霾爬上他的跳动的心。大约是从这个时候开始,Loki变得沉默寡言,却也不鬼混不成人样。他更像一个苍白的游魂,阴暗,恶毒。他残忍地用匕首割开兔子的尸体,血淋淋地扔进孩子们的房间;他把青蛙扔进本该装着美酒的酒壶。
Loki想,可能他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没有人规定怎样爱,怎样才能保证付出的真心百分百得到回报。他爱Hale,他爱Verity,他甚至在年幼时爱过一条蛇。可是同样的,因为爱所以恨,他恨Hale,因为冷漠;他恨Verity,因为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最大的伤疤;他恨那条碧绿的蛇,因为他真心地对它好可是他却咬了自己。所以他言语中伤Hale,所以他面对Verity想方设法转交到他手上的信不予回复,所以他杀掉了那条蛇。
揣测,对他人的防备,已经紧紧地把他包裹了起来,像一层茧,他固执地看着模糊不清的事实,做出让所有人伤心的行为。他觉得他是对的,欺骗,谎言,如影随形。可是当把那层茧剥开,里面的蛹脆弱不堪。
大约就在那个时候,他拥有了自己的保护。平时依旧光鲜亮丽衣冠楚楚,可是他的心里,住着沉睡的魔鬼。

TBC
最近真的很忙很忙很忙……可是我又放不下文所以就熬夜肝完了。这章可以算是一个回忆杀吧( ^..^)ノ     Verity是漫画人物,Loki唯一的朋友,可以看破所有谎言和欺骗。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