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_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七)


Fandral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正在翻箱倒柜的金发大个子。他靠在皮质沙发上,貌似潇洒地翘着二郎腿,两手手指交叉放在大腿上,指节泛白。翘起的那条腿不自然地抖动着,他不由地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Thor这才抬起头,脸上挂着抱歉的笑。“嗯……我还没找到呢。你先坐着,看看这间房间里的陈设什么的,嗯……都是老妈以前的最爱,你不是也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吗。”Thor用力地挠着鬓角,皱着眉头,蓝色的眼睛心虚地四处张望着。
“老兄,我浪费一个下午和你在先王为他的王后造的宫殿里乱逛,然后坐在一个比我老爹的房间大两倍的屋子里看着你——我们的高高在上的尊贵无比的英勇善战的英俊迷人的——”Fandral一口气续不下去,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国王陛下在像拾荒者一样胡乱地翻找!这种无聊的事不能让下人来做吗?难道偌大的宫殿里养了一群吃闲饭的?”Fandral从沙发上起身,皮靴蹬着地砖,哒哒哒地响着。“而且你也不告诉我你在找什么,就把我这个孤苦的美男子拽到这里来。”他摆出一副痛苦又无奈的表情,Thor想这表情一定会让许多贵族姑娘心痛不已。
但是今天的确是委屈了Fandral,所以Thor只能拍拍他的肩:“我会尽快的,伙计。明天请你喝酒,老头子的典藏酒,我出生那年埋下的。”Thor意料之中地看着Fandral的脸由阴转晴,和他击了个掌。

Loki懒洋洋地窝在一张藤编躺椅里,身体蜷缩着,豆沙绿的毛毯裹着他,只露出一颗黑色脑袋。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精美的壁画,不时地抿一口加了勺蜂蜜的红茶。
“Griffin。”Loki翻了个身,面朝落地窗。女侍恭敬地走到他的面前。“把Frigga整理的资料给我拿来。还有Thor登基之前背的那本花名册也一起带来。”“好的,陛下。”女侍行了个礼,黑色瞳子里却满是不解。“陛下,您要那些政界材料做什么?还有花名册,您为什么要去记那些拗口的贵族名称呢?”“王后也是参政的。好了,快点给我拿来。”Loki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黑发,朝Griffin挥手。年轻的Beta往后退了一步,“遵命。”
“等等!”Loki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躺椅上站起来,毛毯掉在地上,藤编躺椅剧烈地摇晃着。“什么,殿下?”“Thor呢?他去哪了?他……呃……我只是看他今天一天除了上午和我一起参加了晨会,午餐之后就没有见到他的人影,所以有些好奇。”Loki很急促地几乎是喊出前半句。看到女侍捂着嘴偷笑,他才发觉自己刚刚说的两句话使自己看上去像个思念情人的怀春少女,英俊潇洒的情人不在身边便心惊胆战的那种少女。为了掩饰尴尬他又补上两句,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国王殿下今天下午和Fandral伯爵去了城北,那座先王送给先王后的城堡。”Griffin笑着回答王后的问题,“怎么,陛下想他了吗?”“没有!我只是作为一个王后,呃,关心一下而已。”Loki大呼糟糕,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极不连贯,甚至有些滑稽,对他这个向来油嘴滑舌脑子灵光的家伙来说真是失败极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让时间倒退个几分钟,干脆省略掉这个问题。他后仰倒进躺椅,扯起地上的毛毯盖在胸口上,躺椅因为他粗暴的对待吱呀响了两声。“哦~我知道了。”Griffin提起裙子又朝王后行了个礼,虽然强忍着,但是几声笑声还是从齿间挤了出来。
“Griffin,”Loki无力地说道,“天啊,”修长的手指捂住了那张俊毅的脸,“别瞎想,快把我的资料拿来!”女侍轻巧的脚步声飘得越来越远,Loki丧气地用毛毯蒙住了头,重重地叹息,又把毛毯从头上扯下来,翻身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玻璃里映出的自己的脸,两只绿眼睛清澈通透。

“Fandral!我找到了!”夜幕已经重重地压了下来,侍卫们点燃了烛台。Fandral感觉自己快睡着了,毕竟让谁在一张皮沙发上坐一天什么也不干——就算它的确很舒服,那也太难受了,还不如直接睡过去呢。Fandral理理衣装,拨弄了两下头发,捡起几个小时之前被他扔在地上的佩剑,比起风度,他更倾向于舒适。
“诸神在上,Asgard的国王不理朝政在一堆先王后的遗物中翻了半天。”Fandral打了个哈欠,“现在你可以给我看看你到底找的是什么了吗,我的朋友?”Thor掩饰不住脸上的欣喜,像个得到老师夸奖的五岁孩童,右手包的紧紧的,看来那件物品就在他的手心里了。“Fandral,Fandral,看!”他把拳头送到Fandral面前,一瞬间可怜的Fandral还以为Thor要给他一拳,吓得倒退了几步。“天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Fandral举着双手,碎碎念着。
Thor的手掌张开,一枚精致的胸针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胸针被设计成一只长颈天鹅,一颗大拇指指甲盖般大小的祖母绿做身体,细碎的钻石为颈,最后一颗米粒大小的祖母绿以眼。
不得不说这只胸针做工精细就连Fandral也微怔了一下,暂时停止了碎碎念,“怎么样?是不是美极了?我就见过母亲带一次,在我的成年礼上!我当时就觉得它实在是太好看了!”Thor的眼睛发着光,绞尽脑汁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的赞美的词汇来描述这枚胸针。
“的确,它是美极了。”Fandral点头表示赞同,“但是你花一个下午找枚胸针?你又不能带,浪费时间。”“谁说我戴了?”Thor听了这话难得地没有同Fandral扯皮,“不是给我的。”“那是给谁的?Sif?别想了,她不吃这一套。而且你已经有一个刚刚认识三天了的王后了哟。”Fandral惦着脚,抽出佩剑切割着空气。
“对!它是给Loki的!”Thor掏出一块丝绒,小心翼翼地把胸针包起来,放进贴着胸口的口袋。“你不觉得祖母绿特别像他的眼睛吗?不不不,他的眼睛更好看……”Thor昂着头,眨着海蓝色的眼睛,“你能想象吗,Loki他……”Fandral尴尬地把佩剑收好,快步走出房间,拍了拍Thor的肩,“找到了就走吧……欺负我没找相好是不是……真不要脸。”
Thor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四下搜寻着Fandral,发现对方已经快走到门口了才撒开步子跑着追上去,一边跑一边让对方等等他,等他到门口时,Fandral已经坐在马上了。
“Fandral,我刚刚还没说完呢,我看了Loki小时候的画像……他……”“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我还要回去吃饭。”“哦哦哦走了走了,我还要把胸针在晚饭的时候送给Loki呢!走吧走吧!”“……”

美酒佳肴摆了一桌子,Thor少有地穿戴正式,他甚至抹了发胶,不过好像抹的多了点,头发在吊灯的照射下油的发亮。真该问问Fandral的,他肯定很擅长,只是回来的一路上他都没有理我。Thor闷闷地想着。
“陛下。”等了好一会,Thor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慢。Loki的女侍Griffin走了进来,“Griffin!Loki呢?”“王后身体不适,就留在寝宫休息不来用晚餐了。但他已经吩咐了厨房不必熄火,王后何时想吃东西了自己会叫,所以陛下不必担心。”Griffin朝Thor行了个礼,简短地传完话,就很快地出去了。
Thor的心一揪,他快步跟上Griffin,一起来到寢宫门口。“陛下,请稍……”Griffin拦住正欲进入的Thor,想告诉他让她去通报一声,但是Thor直接打断了她,用不容置疑的力量推开细弱的Beta,冲了进去。“Loki!”Griffin只来得及大喊一声,下一秒Thor就已经打开了门。
Loki坐在床上,两张小桌子架在床上,一张堆满了蛋糕之类的甜品,一张堆满了厚厚的资料。尊贵的王后靠着两只鹅毛枕头,正捧着一块蓝莓蛋糕和一沓资料,一边吃一边读着,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舔嘴角。Thor用力地推门使门撞上墙壁发出巨响,Loki一惊,盘子里最后一口蛋糕掉到了床上。
Loki用两根手指夹起那块蛋糕,扔在盘子上,然后把盘子放到床头柜上。他挪了挪身子,有些艰难地下床,嘬了嘬沾了果酱的两根手指,走到Thor身边,面带怒意。
“作为国王不知道进来之前要敲门?”“作为王后不知道要和我一起吃晚饭?”“我身体不舒服!”“可是你吃蛋糕看起来吃的很开心!”“你还推我的侍女!”“作为国王进我自己的房间天经地义好吗亲爱的!”两人就这样吵着,但是在外人看来仿佛是在调情。
Loki顿了一下,Thor的一句亲爱的堵住了他的嘴。“谁是你亲爱的,我们才认识两天。”Loki拉了拉因为躺在床上而被挤压的变形的睡袍,又走回床附近,想再爬回床上。“两天也算。”Thor走过去,环住Loki的腰,直接把人抱了起来,“你应该少吃点甜食,会胖而且对身体不好。”“不关你事。”
Thor把人放回地上,从口袋里拿出那枚被丝绒包着的胸针。“Loki,呐,送给你!”Loki瞪着他,在犹豫要不要接过去。“拿着!”Thor直接牵起Loki冰凉的手,把胸针塞进了他的手里。
“好吧……我看看。”Loki掀开丝绒布,在看到那枚胸针时眼睛一亮。“我一下午都在找它,母亲去世之后它就一直在城北。我觉得它特别像你的眼睛,不是,你的眼睛比它好看多了。”Thor激动地比划着,“嗯,的确很美。”Loki赞叹着,由衷地。
“那明天晨会你带着它参加好吗?”“嗯……行吧。”
Loki的同意让Thor激动不已,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出房间,“好,我去吃饭了……我待会让侍者把晚饭送来……以后你要不愿意出来吃饭我就天天让他们送!对了,少吃点甜食!”Loki目送着他离开。Griffin关上大门。
Loki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找出一只木头盒子,打开繁复的锁,将那枚胸针连同包它的丝绒布一起放了进去。“谢谢。但是我不能接受。对不起,Thor。”他合上盒子,闭着眼睛长时间地叹气。“Thor,”他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把木头盒子放到书柜后面的暗格中。
“如果我不是Omega,如果我是长子,如果……”Loki颓废地靠着书柜,手指摩挲着冰凉的木质纹路,“可是命运不放过我,我不能就这样变成金丝雀。”“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种事你做的多了,Loki。”
“我最擅长了,这种事。”
Loki爬上床,唤来Griffin,“把吃的全都给我撤下去,我没胃口。”“可是……”“撤下去!”他神经质地挥舞着手臂,掀翻了盛着甜点的桌子,盘子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精致的甜食被砸的稀烂。
Griffin从未见过Loki这副样子,她不知所措地跪下一边收缀着狼藉,一边小声地哭泣着,陶瓷碎片割破了她的膝盖,血流到地上,她胡乱地用袖子擦着。Loki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他下床扶起Griffin,“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陛下,我不该多嘴的。”Griffin小声地呜咽着,手里抱着带血的碎片。“我来帮你吧。”“不用,陛下,不用。”Griffin推开Loki,“求您了,陛下。”
Loki无言。Griffin的身影渐渐消失。
“你又伤害了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
“闭嘴。”
Loki听见自己脑海里的声音。
“妈的!”他狠狠地再次掀翻了那沓资料,纸页哗哗地在房间里翻飞着。在他们全部落地之后,Loki又跪了下来,一页页地捡拾着散乱的纸页。他用手臂拖动着自己,像一条垂死的蛇。
他低低地哭了出来。他知道这是没骨气的表现,但他控制不住。眼泪不断地从他的眼眶里滚落,啪嗒啪嗒地滴在纸页上。
“废物。”
他咒骂着,趴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黑发散乱,他伸展开五指,感受冰冷蔓延自己的身体。

TBC.
写虐我真的下不去手所以再甜一章。
Fandral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这章其实是Loki向“Dark”人格的过渡。每个人心里都有阴暗面只不过Loki形成了两个极端的人格,Dark就是阴暗面的极致化。上一章有注解。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