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_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一)


午后的阳光透过教堂绚丽而繁复的玻璃,精巧地被析成了点点温和的光斑,一点一点在地上轻盈地浮动着,犹如梦中的精灵向天地轻轻扇动透明的羽翼,唱着优美的圣歌,祝福着人民与神祇。那点点光斑悄悄地落在那年轻的Alpha的脸上,为他添了些许柔和的淡淡味道。
“你是说,我有婚约在身?”金发Alpha沐浴在阳光下,山脉般沉默的身影被折射的更为雄厚。
“是的,我的陛下。”忠诚的卫士谦卑地身体微弓,“Heimdallr,”Alpha转过身来,海蓝色的眼睛阴云密布,“你知道我不喜欢玩笑。”Heimdallr递上一份纸页泛黄的文件,看上去年代久远,但封面上的烫金家徽却足以证明它的分量。“请看,我的陛下。”
“和Jothuheim联姻?”Alpha翻阅着文件,发出嗤笑,“Odin是有多想不开。”文件被随意地丢到长椅上,扑起细腻的粉尘。“原谅我的僭越,”Heimdallr捡起文件,“我现在想以一个长辈的身份与你谈话,Thor·Odinson.”“你随时随地都可以,请说吧。”Alpha微微颔首。“先王这么做是有理由的,”Heimdallr抚摸着文件封面上磨砂质感的家徽,“从先王即位起,Jothuheim便对我们的边界虎视眈眈,他一直为此忧虑不堪。贸然出兵只会两败俱伤,所以——”“所以和平解决更为有利,”Thor打断了他的话,“比如联姻。”Heimdallr点头。“把文件给我吧。”Thor叹了口气,接过文件,“我会考虑的,Heimdallr。”他侧着身子从Heimdallr身边快步走过,把文件举过头顶,随意地摇了摇,金色长发随着他步伐的迈开而上下起伏着,像金色的波浪。
“您没有考虑的余地,我的陛下,您必须执行。”
Thor停住了脚步,背对着Heimdallr,“我——”他欲言又止,张着嘴,良久没有说出一个单词,“作为国王,你必须为了人民做出牺牲。”Heimdallr转身,看着他的背影,“就像你的父亲一样。”“Odin……”Thor缓缓开口,“我会的,放心吧,Heimdallr。”他重又迈开步伐,拿着那纸文书,阔步离开教堂。


“联姻?你现在要我嫁人?”窗户上结了一层水汽,厚重的绿色窗帘被拉起一半,黑发Omega隐在黑暗中,巧妙地避开了从窗子外透过来的微弱阳光,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你至少也得站在我面前和我讲话。”高挑的女子随着高跟鞋的踢踏声走入寒冷的房间。
一阵窸窣声过后,Omega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视野里,苍白的皮肤,瘦削的身子,塞壬般的长发,如祖母绿一般的眼眸。“联姻?请你跟我讲清楚。”Omgea瞪着他的绿眼睛,薄薄的嘴唇颤动着。“你还没向我行礼,”女子左手撑腰,黑绿相间的长裙镶嵌着星星点点的碎宝石,固定披风的搭扣上是一枚纯银家徽,美杜莎的眼睛是两颗真正的祖母绿。“Keenl,before your queen.”“姐姐!”Omega有些不悦,抬高了他那如北风一样清冷的声音,“好吧,我的Omega弟弟。”女王自顾自地在Omega弟弟的沙发上坐下,“你都不点炉子的吗,弟弟?”她将自己的右腿架在沙发扶手上,“真冷。”“我不欢迎你,请你快点说完,我好叫我的侍卫把你撵出去。”Omega开口,声音依旧冰冷。“Loki,你是Omega,”女王撩起自己的一缕黑发,好像并没有为弟弟刻薄的语气感到生气。她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头发,将它缠在手上,“Omega不能上战场打仗,不能成为国王——”“不需要你提醒!”Loki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切水果的银制小刀向在沙发上四仰八叉躺着的姐姐掷去。女王很轻松地接住了刀子。“很准,但力道不够。”小刀在她的指尖旋转着,“为了和平——你必须去Asgard,成为那里的王后。”女王从沙发上坐起来,走到弟弟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是我要说的。”
她把小刀放回桌子上,黑色的披风上缠绕着绿色的丝线,“Griffin,给我亲爱的弟弟把火生起来,”女王嘬了嘬手指,“再给他带两本书来。”“遵命,陛下。”女王身边的侍女欠身。“Loki,好好想想。”“想又有什么用,我改变不了你的决定。”Loki嗤笑着,“Hela,我了解你。”“嗯,那很好,”Hela继续恢复左手叉腰的动作,“好好准备,Loki,过两天你就要启程去Asgard,老天,到那里要半年——可那里阳光充沛,你会喜欢的。”Loki沉默良久,没有说话,但是Hela注意到了他攥紧的拳头。
Hela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收起了玩笑的神态,缓缓开口:“我是女王。我要为整个国家的民众负责,”Hela走近Loki,右手扶着他的肩膀,“我是Alpha,我为国征战,但是很多事不是蒙头一昧地用暴力就能解决的。战争所到之处,勇敢的士兵与无辜的民众尸横遍野。所以我希望你能为了国家——或者为了我——去Asgard,”她放开Loki,转身走出房间,再也没有回头看Loki的脸色。“传令下去,即日起准备王子殿下去Asgard的行装,五日后启程。”Loki看着她黑绿色的披风在长廊里翻飞着,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他走到壁炉旁,接过Griffin手中的火种,点燃了壁炉。柔和的火光照亮了房间的一角,温暖在屋子里蔓延。
“哈~好冷啊。”
TBC.

评论(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