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Circle/怪圈(四)

生子,苏雷狗血ooc慎。
经典八点档剧情,狗血管够。
Summary:He is everywhere,but he is nowhere.





“Loki,快点,车到楼下了。”
黑发男人半蹲着,手上缠着一根绿色的皮筋,正在慢斯条理地帮自己的女儿扎头发。
“急什么,你的车不根据你的时间来安排,那还是你的车么。”
Loki手上的动作越发缓慢,好像他不是在对付那缠缠绕绕的发丝,而是在包装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Loki……”
已经拎着东西站在玄关处的Thor无可奈何地拉长了语调,颇为尴尬地扯了扯领带。
“Daddy,Papa说了,你的车得服从你的安排。”
好容易帮小公主扎好了头发,古灵精怪的丫头就显露出了复读机本质,一板一眼地重复了一遍她最爱的Loki的话。昂起扎了两个小揪的脑袋,她的眼睛里浓缩了千万星辰,与Thor的爱琴海相接。
“看来相较于我,你更喜欢你Papa。”
Thor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俯下身子伤心地对小豆芽菜说。
“如果有一天,我和你Papa分开了,你会跟着谁?”
Lorde绞着手指,稚嫩的脸蛋上突然堆满了不可置信与悲伤。
“会有那一天吗?”
小女孩伸手抓住了对方垂下来的领带,用肉嘟嘟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布料上的花纹,奶声奶气地问道。
“没有那一天。”
Loki从洗手间里走出来,身上套上了有些旧的西装,这可是高定,虽说是五年前的。
“你净听他瞎说。”
Thor朝着他吹了声口哨,笑嘻嘻地抱起女孩,挤了挤眼睛:“好啦,你看你Papa多磨蹭,现在才好。”
关上出租屋的铁门,锁芯发出咬合声。
现在是下午的六点来钟,太阳落下去半个头,橙黄的光芒铺天盖地,周遭的云朵被点燃,轰轰烈烈地烧透半张天幕。
Thor的怀里趴着Lorde。正是最好奇的年纪,小姑娘一路上和她许久未见的Daddy喋喋不休,从楼下的汉堡店不够卫生再到她的一对发卡前两天掉了一个,好像她的脑子里有一块专门的区域去管理这么一大堆零零碎碎的事情,以便看到Thor好一股脑地倒出来。
金发男人的脸上挂着微笑,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女儿,夕阳的余晖撒在他的金发上,熠熠生辉。
Loki垂着脑袋看着这对玩的不亦乐乎的父女,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我们是会分开的,Lorde。到时候,你就要离开我了,你见不到我,也不会经常见到Daddy。
因为你的身份和我一样。



仿佛所有的坏事都发生在雨天。
在这样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面貌温婉的女人牵着一个黑头发的男孩走在路上。女人看起来很开心,她的面容像是二十世纪的百老汇女星,复古而美艳。事实上,女人的穿衣风格也遵循了复古风,丝绸的粉红连衣裙,蕾丝手套,拿着一只镶满了水钻的手包,烫成波浪卷的黑发用发胶固定成服帖的样子,薄削的嘴唇艳红似火,一顶小巧的礼帽斜斜地别在头上。
“Loki,到时候记得叫人。”
她看上去好像心情很好,细长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缝,眼角的鱼尾纹露出些许,但她并不在意。
“一定要有礼貌。”
男孩低着头,并不理会女人的自说自话,只是默默地走着自己的路。
“妈妈,我想吃那个蛋糕。”
在路过一家蛋糕店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孩终于开口了,他扯了扯女人的裙子,白白的小手指了指靠着橱窗的那个冰柜里的芝士蛋糕。
女人皱了皱精致的眉毛,在看清了下面塑料牌上的价格后,咬了咬牙:“买吧,今天是开心的日子。”
她打开自己的手包,不多不少地捻出钱来,交给男孩。
“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男孩眨巴着翠绿的眼睛,白皙的脸上朝她绽开一丝微笑。
“谢谢。”
拉开玻璃门,甜点的气味扑面而来,草莓果酱,奶油糖霜,巧克力塔,这里简直是天堂。
男孩指了指冰柜里的蛋糕,围着围裙的店员切下一块,放进塑料杯里,交给他。
出了店面没走多远,在一面公交牌下,男孩便跟着母亲坐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
男孩坐在大房子的客厅里,沉默地挖着塑料杯里的蛋糕。
这个房子漂亮极了,有大花园,喷泉,还有修剪成各种形状的花圃。
男孩晃荡着两条光溜溜的腿,想着以后拥有这样的一套房子的可能性,转而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专心致志地吃着蛋糕。
隔间里传来男人和女人的争吵声,还有玻璃器皿落地的脆响。
父亲。
Loki刚到这里之时,被母亲安排着脆生生地喊了那个陌生男人一声父亲。然后他就被女人嘱咐坐在沙发上坐好,等她和男人谈完事回来。
砸就砸吧,和我没关系了。
芝士和奶油的滋味在舌尖上跳舞,糖分让人心醉神迷。
“你是谁?”
男孩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蛋糕上,全无发觉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手里抱着iPad,正在朝着他走来。
“我?”
从温柔乡里抬起头,Loki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孩,她和他一样拥有黑色的头发,较为刻薄的相貌,只不过她的眼睛是偏浅的灰绿。
“那你认为我在问谁?”
女孩摘下塞在耳朵里的耳机,把iPad抱在胸前,眼神颇为玩味地看着他。
“Loki,Loki Laufeyson。”
“噢,你好呀,弟弟。我叫Hela,和你一个姓哟。”
她突然笑了起来,仿佛男孩刚刚说了一个什么滑稽的笑话。Hela抱着电脑,挪到他身边坐下,伸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脸。
“让我猜猜,你妈妈也来了吧?为了什么,钱还是名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男孩冷着脸,拨开她的手。
“很快你就会明白了。你长得很像我,和那些讨厌鬼不一样,也许你可以留下,弟弟。”
Hela并不在意他甩开了她的手,毕竟新的兄弟姐妹刚刚到这个家里来,总需要适应时间,而她最近也没心情强人所难。
“我不是你弟弟,我也没什么姐姐。”
男孩用勺子刮干净最后一点蛋糕,然后把杯子扔进垃圾桶,“等我妈妈办完事就走。”
“走?去哪?通常来了的女人,无一不是长得和我那已经上了天堂的母亲差不多的,走投无路的可怜人,或多或少地带着个拖油瓶。”
她用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戳了戳男孩,“可惜没一个我喜欢的。你就不一样,你长得多像我,脾气也够大……有个弟弟也许不错?”
争吵声更凶了,男孩抬起眼帘,盯着一脸玩味的女孩,突然恍然大悟了什么。
他扭过头望向那个传来争吵声的隔间,又回头看看这个姐姐。
“你说什么?”



“Loki,Loki!”
回忆被生生打断,金色的轮廓出现在视野里。Loki如梦初醒般怔住了几秒,转而询问身边人:“到了吗?”
“Papa!你看!飞机!我还没有坐过飞机!”
Lorde已经跟着Thor下了车,兴高采烈地坐在他如山般宽厚的肩膀上,兴冲冲地指着不远处停机坪上的飞机。
“Thor。”
“到。”
“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
伸出手把小姑娘从他的肩膀上抱下来,激动过度的女孩还在手舞足蹈地嘟囔着:“飞机飞机!我要坐飞机啦!”
Thor蹲下身子,牵住Lorde的小手,又抬起头来,用那双湛蓝的眼睛朝他抛了个媚眼:“去我家。”





TBC.
这一章主要是基基的回忆,马上大姐上线啦x
是不是很甜ww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