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就很生气。以下为个人观点。
写不写肉是我的问题,这件事我说过好多遍了。肉对我吸引力不大,磕cp就磕那点人物之间性格的摩擦和情愫,用肉来表达这些很难,我希望我能写出好的剧情,较贴近角色的故事,所以这也是我在磨正剧的原因之一。
行啊,pwp热度高,火的快,关我屁事。我要是想火,我干嘛还费脑子去写正剧,我写甜饼,ooc,大鱼大肉,长篇章章带肉。
你又没有巨款和我交换,凭什么白嫖。
「我只写我想写的」,「我只写我爱写的」,「我就是写着让自己开心的」,「我想写就写,不想写我就不写」。
还是同一个人给我发私信,谢谢你喜欢我的文风,但是强扭的瓜真的不甜。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