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哎……可能,清水文手永无出头之日吧。
其实这涉及到写文的初衷问题,我一直秉承的是开合适的车,就是只会在情节需要的时候开车,不会刻意地去写它。目前仅有的两篇PWP一篇是给我哥的生日贺文一篇是放飞自我沙雕文。
磕cp的快乐不在于肉,而是在于品尝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呀~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换个角度来说,写同人都是用爱发电,每个人三次都很忙,能抽出时间和精力来发电的都是宝贝ヽ(•̀ω•́ )ゝ如果我要的是名气为什么不篇篇粗长带肉或者一直写段子呢,对吧。
笔芯💚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