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说件在红毯上发生的事情。

一个妹子的环球杂志被人撕掉了,就是真的撕的稀巴烂,她在我后面,一直在喊我的杂志呢谁拿了我的杂志。
后来我签完名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她在哭。
哭的特别特别伤心,她那天还出了cos,一片妆都哭花了,止都止不住。然后我就扒拉出餐巾纸给她擦擦脸,莫名其妙的我作为一个安慰的人居然也开始鼻头酸酸的。后来又有一个小姐姐过来,她带着芝士形的耳坠。也是非常莫名其妙的,她的眼圈也红红的。
最后是我们一小圈人坐在红毯旁边的垃圾堆里淌眼泪。说实在的我自诩为一个无欲无求的人,但是当我再也不是透过屏幕看他们而是透过眼球之时才发现还是有那么点点私心。
我很开心见到他们,我很伤心他们可能并不知道我这么爱他们,甚至他们与我的签名本连一面之缘也没有。
十八个小时的坚守却没有换来我想要的结果,可是从另一种方面来讲我俨然是一位成功者。
……如果我没有摔倒,我是不是就可以拿到抖森的签名了?
……如果妹子不把杂志递给别人,她是不是就可以开开心心的了?

评论(8)

热度(74)

  1. 四顿妖杀青Lehnsher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