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_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Havana/脑内闪现的一个赛博朋克片段

警察锤x少年罪犯基
只是个上课时脑内闪现的片段,片段,片段,不是全文!!!可能会继续写也可能不会。
————————————
↓↓↓↓



“你终于来见我了,哥哥。”黑发青年从床边坐起,扶正了鼻梁上的眼镜,拍了拍手。
天花板以涟漪状亮起,惨白的灯光充斥了整个房间。屋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一把靠椅和一面书柜。
“After 5 Years.”
“……”Thor站在玻璃罩外,身上披着黑色的防尘披风,Asgard警局的金色警徽别在露出的领口。
“所以,你是来嘲笑我的,警官先生?”
黑发男人站起身,缓缓踱到他的兄弟面前,隔着一层玻璃墙。
“停下,Loki。你知道我为何而来。”对方的眼睛像是海,纯粹而又深邃,极致的通透中却夹藏着暗流。
“我知道,警官先生。所以,为什么不进来坐坐呢,”Loki的脸上露出温和无害的笑容,“Odinson先生。”
“在我进门之后,你就会按下你右手里的按钮,把我炸成肉渣。”
“母亲去世了。”
“她很想你。”
“只不过是过去式了。”


→→→/←←←
莱希监狱里总是有一股烟尘味。
“Loki·Odinson,拿好你的东西,你的房间在三十六层,请务必跟紧Jarvis。”面前的柜子弹出一格抽屉,机械音生硬地交代着这个新来的住客他的房间和“酒店”的规定。
“你好,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是Jarvis。”手环清脆地响了一声,沙状的粒子缓缓凝结,一个穿着燕尾服管家样的人像出现在视野中。
跟着他的指引来到自己的囚室,Loki暗暗感叹钱真是万能的,他干了那么多在一些人看起来罪无可恕的事,还能住在豪华套房里。
Odin一定花了不少钱和人脉吧。
把床铺好,收缀恰当之后,Loki点了点白墙。
这里的犯人没有任何隐私。
四四方方的长方形玻璃盒子,有一面墙可以看到监狱之外的Asgard,那个终年灰雾蒙蒙,细雨绵绵的科技城。他可以看到霓虹灯割开雨幕,有时黑市义肢市场的广播还会传播到这具高大的钢铁棺中,然后被高强度的屏蔽网切割成破碎的人声。正对着走廊的,是永远无法遮蔽住的透明屏障。
Loki在这里度过了五年,从十九岁到二十四岁。


其实Thor每年都来看他,只是Loki从不见他——单向关上那扇玻璃屏障,Loki知道Thor依旧能看见他,他只是堪堪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那些少年时代盘踞在脑内的青涩想法,偷尝禁果的甜蜜和狂喜,春风细霖一般的温柔,它们曾经让Loki为之趋之若附。
他将它们尽数拾缀好,放在角落里,再拷上十几道锁。
Asgard的一年中几乎没几天晴天,每次触开那面窗,五彩斑斓的招牌和浮艇的灯光总是那么耀眼。
我也曾经是城市的荣耀啊。Loki·Odinson,Odinson家的天才发明家,现在的莱西监狱阶下囚。
我本不该沦落至此的,Thor,我的哥哥,我的爱人。
你背叛了我,Thor,我的哥哥,我的爱人。
Asgard人人知晓,我是臭名昭著的卖国贼,你是他们的守护者,正义使者。
“Odinson家的两个极端!”
他们知道你的成功,你最瞩目的光辉事迹,也知晓我的罪恶,我的肮脏,我的堕落。
没人知道你的光辉里淌着血污。来自于你弟弟的肮脏刻在你的骨子里。你背叛了我,独自拥抱光明,把我丢在泥泞中。Thor,我的哥哥,我的爱人。



想要评论!!!不知道会不会续写随缘哈哈哈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