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雪景球(一)坑了,不用看了

原著向
很短,大概三章。

接雷神三,顺便凑个抖森的生贺(所以你到底有多懒……)




我看见了。
我看见他的脖子上溢出血沫,新鲜的皮肉与骨血暴露在宇宙的极寒中,唯一的一只蓝眼睛闭合着,尖利的工业碎渣割破了他的手指,手臂。
我看见细小的血滴飞出他的身体飞溅到我的嘴唇上,我感受到干瘪的细胞组织被它们滋润,一点点地重生,极其细微的酥麻感从头部蔓延至全身。
神的血液给予新生。
喉咙里有一句话,也许是两句三句无数句都朝着那个逐渐远去的身躯飘去,糅合进震耳欲聋的轰鸣,响亮而又悄然,一起随着那个悠然的信念迸裂在真空中,在氧气全部逃逸完毕之后,再次归于平静。
呵,多么美妙的谎言。
“Loki,你知道我要什么。”
石座上的紫色怪物咧开嘴来,朝着那艘飞船上唯一的幸存者伸出手。
“我们可是老熟人。”
“当然,尊敬的灭霸阁下……”
绿眼神祗的右手绽放出绿色光华,几何在他手中慢慢被勾勒成型,最后定格为宝蓝色的方块。
“您早就该得到的……它本就属于您。”
弓下那永远笔挺的腰板,蓝色方块由绿色光辉托举着腾空,飘向对方。
“我愿意效忠阁下。”



“你说,带我去地球真的是一个好主意吗?”
玻璃上蕴着薄薄的一层水汽,Loki伸出手指玩性大发地玻璃上画着青蛙。他的身下枕着猩红的披风,手臂上挂着半截袖管。
“我画的青蛙像不像我们以前养的那只?在母亲的花园里。”
“那是我,傻瓜。你把我变成了青蛙,丢进了妈妈的花园里。”Thor的一只蓝眼睛盯着背对着他的法师,粗糙的手掌轻抚着对方突兀的蝴蝶骨,然后穿过Loki的腋下,把人整个抱在怀里。
“是的,我觉得这是个好计划。因为我现在相信你,Loki,我相信你。”
“你不生我的气吗?”
loki没有立刻对这句肯定发表评价,他张开五指笼罩在那只雾气青蛙上,挥手将它抹去。
“什么?青蛙吗?哈,我不生气,一点都不。”
Thor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我可能永远都拿你没办法,Loki。”
“Thor。”
“嗯?”
“到了地球,我不会和那些…蝼……你的朋友住在一起吧?”
算是终于正视了这个问题,Loki在Thor的怀里转了个身,绿油油的眼睛聚焦在那块蔚蓝上,他在那上面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不会的,我想和你一起住。我要建一栋三层的房子,”笑意攀上Thor的眼角,“有花园,有池子,那时候我们可以养一只青蛙——额,真正的青蛙。”
“那我要一张软榻,绿绸金边的。”
Loki的脸颊靠上兄长的胸膛。
“好,我答应你。”


圈状飞船有规律地把那颗水球环住,发动机吞吐着血红的火焰,把和地面的链接处灼烧得焦黑。
复仇者出动了。
二流法师的住所被砸的稀烂,铁皮人被一拳击倒,爱国者蓄起了胡子,没了盾牌。
“……”黑发神祗的指间跃动着光芒,鹿角盔被一种更为方便的款式所取代,金边绿甲披戴下的神此刻有些战栗。
和他上次的入侵比起来,这次则是屠杀。
那些神勇的复仇者啊,他们曾是一个时代的荣光,此刻,他们是要凋零了吗?


“你等等。”
Tony的脸上刚刚擦过药膏,裂开的伤口被粗糙地缝合,甚至连胶布都没有贴。
“纱布不够药品紧缺人手流失,别再问了,那么多人受灾,没断手断脚就给那些重伤者让路!”
男人有些不耐烦地拨开了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情绪激动地吼道。
“Thor呢?”
“?”
Tony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按钮,如果面前的这个蒙面男人有什么出格举动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把对方送上天。
“我说,Thor呢?”
Tony几乎是在对方取下面罩的下一秒就喊了出来,可是对方的速度更快,那些语句还未能脱口而出就先被摁回了肚子里。
“Lo……”
“嘘,是我。安静点,我知道你们很需要我知道的东西。”


在Loki驾着飞船逃逸之后的第五个月,他终于等到了那一连串的爆破。Stark出品的那只玻璃板上传来了图像。蠕虫一般的飞船四分五裂,它们的主人也一起葬身在了火海中。
“嗤,中庭的东西。”
顺手把玻璃板往外一扔。那个矮个子男人说了,怕距离太远信息延迟,所以牺牲了所有功能,只能一次性传输。
“没有Thor。”
破败的大厦里,疲惫不堪的复仇者们围着一张桌子得出结论。
“灭霸来了十二天,几乎摧毁了现代社会。”
Loki看着那圈灰头土脸的中庭人,咬破了下唇,铁锈味在口腔中绽放开来,像是致幻剂一般。
“他没来吗,真的没有吗?”
几乎是嘶吼着撂下这句话,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没有,还有班纳博士,他们都不见了。”
他当然不见了,他和我哥哥一起飞进了宇宙啊。
“好,我知道了。”
抑制住喉咙里的呜咽,Loki红着眼眶,“来,我来兑现我的承诺。”


Loki坐在吧台前,耳边充斥着各个星球来的旅行者的嬉闹声。
“一杯果汁,额,算了,啤酒吧。”
他拎着一扎啤酒回到了住所。
三层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有花园有池子。
刚来这里的时候Loki发现这个星球上没有青蛙,可是我会魔法啊,他想。
从此这个贫瘠的地方就开张了一家魔法铺,铺子的主人用简单的魔法制作一些
方便生活的物件出售,而且这个法师的脸孔还十分英俊——所以生意还是非常好的。
这个星球汇聚了来自各个地方的旅人,他们好像都很需要一个地方来隐居避世,而这里,正好满足了他们的需要。
Loki的生活谈不上枯燥,但也绝不会有趣。早上开门,午后收门,吃过饭去酒馆坐坐,听着旅客们收集的最新八卦,待到这里的“太阳”下山,再带一扎酒回去,翻看二手的魔法书,逗逗青蛙,然后睡个三个小时就下楼开店。
毕竟,这个地方没有熟人,没有人知道浴于火海的Asgard,没人知道他是Loki,他们只知道那个魔法铺老板Tom。
这样挺好的,不是么?
“我现在是领略到了,我从彩虹桥掉下去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羽毛笔在纸页上落下一串痕迹,Loki有点好笑地架起笔,捂住了眼睛。
“大概吧,毕竟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捅破窗户纸。”
莹绿的光辉托举着毛笔,继续在纸张上书写着。
“我也是够无聊的,写这种东西写了三大箱。噢,肉麻。”
“这个地方的人寿命可真短。隔壁酒吧的老板换了十三个了吧,还有对面街区卖花的那个Rose,我已经见过她的重孙女了,不得不说,她很符合你的口味哦。”
“所以,我什么时候可以忘掉你?”
在写下这句话之后,Loki松开了了捂着眼睛的手。手掌是湿的。



雷神死了。真是不可置信。
那个家伙。我多少次想让他死,可是当我转变了想法之后,他却自己去了。
这是你的罪,Thor。
千百年来,爱也好恨也罢,他们追随,厮杀,也在夜晚里互相舔舐伤口。
就算是死,你也只能交代在我的手里。你的生你的死你的一切,我们注定纠缠不清。



合上本子,Loki告诉自己得去放松一下。


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好,Loki去了集市。
小贩售卖着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些古灵精怪,有些则是真的愚蠢至极。
“先生,要买个雪景球么?它们可来自遥远的地球哟。”
本想直接对这类无聊的推销熟视无睹,可是“来自地球”这四个字已经牢牢抓住了Loki的关注
“地球?你从那里来?”
黑发男人激动地扯住少女的手臂,“你是地球人,是不是?”
红发少女被这个男人出格的举动吓到了,但是她还是强装镇定地回答:“是的,先生,我来自地球。”
“你知道复仇者么?”
“当然,他们是英雄。所有地球人都知道他们。”
“你知道雷神吗?就是Thor,Thor·Odinson,他也是复仇者!”
少女迟疑了一下,同样火红的眉毛揪成了一团。
“听说过。他是第一代复仇者,令人惋惜的是,第一代英雄的名字已经全部纂刻在了石碑上。”
“……”
Loki松开了紧攥着她手臂的手。
明明知道的不是吗?你知道的,他死了,死透了,干嘛还要去问这种无意义的问题?
“你的雪景球,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它们可以投射记忆,它能反映出你内心的最渴望,而且可以长久保存。”
少女自豪地从货架上取下一只雪景球,
“来,先生。”
她抓起Loki的一只手,按在了玻璃球体上。
“等……”
在手指触碰到球的一瞬间,空空如也的玻璃里飞扬起了白絮,白色絮状物逐渐凝结,金色的光芒充斥着球体,等它们散去的时候,一个人像清晰地出现在里面。
“Loki,我爱你,这一点你一直知道的,对吧?”
Thor被剐瞎的那只眼睛又回来了,那么清澈,那么湛蓝。玻璃里的Thor在笑,念着他的名字。
“够了!”
气浪差点震飞了少女,Loki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你是……?”
少女难掩面上的惊喜,
“你会法术!”
Loki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塞了一把金币给她。
“我要一个。”
“等等……”
红发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就在一阵绿烟闪烁之中消失了。
“你是……Loki?”




TBC.


大锤没死!大锤没死!大锤没死!

三章分别是Loki视角,Thor视角还有一个第三人称视角。
第一次试这种风格写的很迷……
放心放心放心是he!
这个小姐姐是全文线索哟(bush)

2600+我磨了三天我有罪(跪orzzzz)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