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_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第一次去女朋友家见家长发现我把大舅子打了

大家好,我叫灭霸。

关于这件事说来话长。

本人从小打遍幼儿园无敌手,校长都得让我三分。从初中开始不可避免地非主流了起来,给自己剃了个光头,结果就再也没长过头发。然后高中成为学校一霸,收保护费收到手软,听大哥听到耳朵生茧,被表白到无感。我想,为什么我年纪轻轻就可以得到那么多,我想要的并不多,我只想要一个女朋友,但是那些庸脂俗粉我根本就看不上眼。

直到我遇见了她。

Hela,学校法学社团的社长,校花,冰山美人。

我立即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她,当然,我像你们一样,立马发起了攻势。可惜她好像对我不感兴趣——毕竟她追求者众多,一般的鲜花,甜言蜜语根本打动不了她。

于是我开始攒钱,我知道她喜欢宝石,而我有一只金手套,如果上面镶嵌满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宝石,那么Hela根本就没有理由拒绝我了。

于是我去小学部抢了一个叫幻视的一年级小屁孩的黄钻,去神庙里偷了一个马脸神棍的祖母绿,找到一个gaygay的收藏怪人买了他的红宝石,在一个军官那和他换了紫宝石,和一个看王宫大门的门卫那和他谈判从而得到了他的一只橙色宝石眼珠。

啊,万事俱备。

等等,少了点什么。

没错,有一颗蓝色的宝石才能显得它们协调。可是去哪找呢?我想啊想啊想,想不到。直到有一天,我晋升为高三学长,两个刚刚升高一的小萝卜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虽然他们都有一米八多,然而在两米的我面前还是小萝卜头。他们是一对兄弟,哥哥叫Thor,一身的腱子肉,这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刚刚入学就在高一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着实让我头疼。弟弟叫Loki,那孩子到看上去比他哥乖巧许多,标准的好学生,细细长长的身材裹着宽大的校服,翠绿色的眼睛里总是带着水汽,面容姣好。这俩兄弟长得一点都不像。我默默地想。

不过那个Loki弟弟只是看上去乖巧而已。Loki有一天找到我,要我修理修理他哥哥,报酬是一个魔方,而这个魔方的核心是一块蓝宝石。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立即答应了他,为了保险,我还恐吓他如果事成见不到宝石,他的下场将无比惨烈。

哎……造孽啊。那小兔崽子非没把他哥揍一顿,还被对方一下反杀。事后这家伙还耍起了无赖,嬉皮笑脸的和我说他没揍成哥哥,所以不给魔方。

???什么???你是在耍我灭霸吗???

我当然忍不了,重新整顿人马之后,当天晚上放学就杀进了学校车库——我们的斗罗场。我和我手下的人把Thor一顿胖揍,我还亲手撕裂了Thor的脖子,把他扔出了车库。别误会,我的确是冲着Loki来的,谁知道Loki没见到,Thor这个金发甜心却一下子冲了出来,扯着嗓子大吼一声要打我弟先过我这一关。好吧,你自己自找的。

Loki则是一直躲在对面楼上观战,我以为他不会下来了,所以就打算给Thor这小子一点教训。我走上前去,Thor捂着裂开的脖子。

然后Loki自己走下来了,眼泪汪汪的,手里拿着魔方。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给你魔方……放过……放过我哥哥……”绿眼小子哭的梨花带雨,我帮派里几个妹子一下就被他感动了,纷纷来劝我说阿灭算了算了。

好吧,我本意也不是要打你哥哥对不对?我只要你的魔方。我收下了他的魔方,放绿眼小子搀着他哥哥走了。

虽说这件事过去了,但是这俩人已经和我成了仇家,恨不得锤爆我的脑壳但是却又打不过,所以只能乖乖的。这让我内心暗爽。

后来事情就简单多了,Hela果不其然地被我感动了,我们在一起了。

后来我和她考入了同一个大学,在学校酒吧里听以前帮里的几个丫头说Thor和Loki在一起了。

???啥玩意???

我算是知道了,那次Loki找我打他哥根本不是因为兄弟不和睦——这俩小垃圾是在变相调情吧?

酒吧里我听着这俩人的八卦,听着听着捏爆了酒杯。

我就说这俩人不对劲!

一天到晚gay兮兮的!

什么大吼一声打我弟先过我这一关明明就是在护妻吧!

不过那只绿眼小妖精的确好看。

????我在想啥???

咳咳咳跑题了。总之就这么一个情况。然后我和Hela快结婚了,所以我商量着去她家一趟见见家长。

我起了个大早,穿戴整齐到了Hela家。Hela说她父母已经过世,只有两个读大一的弟弟。我摸了摸光滑的脑门。那还不好办!见长辈有太多的框框条条,而对年轻人我可是独有一套。我灭霸的交际能力可是一等一的。

站在门口,脸上摆出自信的笑容。“弟弟,开门!”

咔,门开了。

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金色拉布拉多和绿眼小妖精一个啃着鸡腿,一个拿着一把水果刀在削橙子。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我看见这两个小情侣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绿眼家伙更是放下了橙子,捏紧了水果刀。

“嗨……?”我脑子里放起了烟花。



怎么办,我挺急的。

在Hela说明了我的身份之后,这两人收敛起了敌意,但是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然后我和Hela举行了婚礼,住进了新房子,有时Thor和Loki会来看他们的姐姐——顺便住一夜,他们的房间就在我的书房隔壁,我有时会在这里熬夜打游戏,打一个通宵。

我无比确定这俩货和我杠上了。每次他们来了都会在隔壁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就算带着耳机听我最爱的社会摇也掩盖不住绿眼黑猫的呻吟和拉布拉多的低喘。

你妹啊。

我真的很想骂人,我当时为什么没有把他们打死。

第二天我顶着黑眼圈出来吃早饭,面色潮红的黑猫都会搂着拉布拉多抛给我一个胜利者的眼神。

得,大哥,我错了。



THE END



有私设,灭霸喜欢的是死亡。还有灵魂宝石暂时不知道在谁那,暂定海姆达尔吧!


原梗来自@顾晚 太太的文《或许,你听说过海拉吗》有授权。

评论(20)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