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十二)


Loki被寒冷惊醒。费力地撑开沉重的眼皮,四周一片黑暗,自己趴在冰冷的地砖上,地砖上淌着未知的液体,摸上去触感黏腻,恶心极了。Loki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但是当他迈开腿时,腿上拖着沉重的东西。
“当啷。”
Loki的脑袋一瞬间就清醒了,他蹲下身子摸向脚踝,两个沉重的金属环套着他纤细的脚踝,手腕般粗的铁链连在金属环上。自己应该和Thor在一起的,后来他下车查看了路况,随后自己就被人用迷药捂住了嘴。
该死。


国王回到他的宫殿,眉宇间是冲天的怒气。
王后被挟持了,对方的交换要求是以太,那个危险至极的东西。
以太,是Svartalfheim人制造出的致命武器,猩红色的液体被振金容器隔离,如果泄露会立即雾化,生命体一旦触碰就会灰飞烟灭。 Svartalfheim人曾因以太而有恃无恐地威胁九国,逼迫Vanaheim献上尊贵的公主,强夺Asgard的领土,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批量制造,Thor的祖父,那个Asgard的先王便抢先击败了Svartalfheim,藏起了唯一一盒的以太,烧毁了所有关于制造它的卷轴,知道它成分秘密的人全部被处以绞刑。他把邪恶的败族赶回了他们的肮脏黑暗之地。
谁知道他们会卷土重来!
Thor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拿纸笔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执笔写下了长长四张的内容,然后由他的两只渡鸦传递了出去。

Loki又瘫坐下来,肚子里的小家伙咕哝着,Loki也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他抱着肚子,觉得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他还活着,肚子里的这个也活着,那就有继续的希望。
自己肯定是被囚了,Loki无用地想,他摸索过全身,匕首应该掉在马车上了,不过绑在他腿根的几只飞刀依旧在那。
现在是白天吗?还是晚上?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一阵阵的饥饿感正在提醒他时间的流逝。
Loki匍匐着向前方爬去,监牢里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亮愿意赏赐给他。他的手指摸到了一节生锈的铁柱,正当他想再往前去一点时,铁链拽住了他的脚踝,他不得不停下动作。Loki爬回墙边,盘起腿来握着脚踝上的链圈,然后从腿根上取下一只细颈飞刀,把刀尖探进一个在节链连接处的钥匙孔,一下下地挑着锁芯。
“咔”,突然监牢的门开了,走廊上阴暗的火光盈满了肮脏的囚室。
Loki迅速地把刀插回了腿根,然后拉过衣角,把它们盖住。
“晚上好,Asgard的王后。”领头的大家伙举着火把,带着滑稽可笑的牛头面具,沙哑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Loki咕噜着绿色的眼睛,摆出一副惊恐万状的表情,瑟缩着往后爬了些,“你们是谁?我在哪?”
低沉的笑声从对方嘴里飘出,“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冷静点,国王不希望你这个筹码被吓破了胆子。”牛头向身后的手下挥了挥手,几个带着狰狞的白色面具脑后编着头发的士兵走了过来,七手八脚地解开Loki脚踝上的锁链,然后拿来了一副手铐。
“你们国王就这样对待他的筹码?”黑发男人吊起了他的那双绿眼睛,抬头看着牛头人。“闭嘴,阿萨人。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牛头人一把抓住了Loki瘦削的肩膀,把他甩到了走廊上。诡异的面具士兵牵着他手铐上的铁链,跟在Loki身后。走廊又黑又长,只有零星的火把照明。那些火把气若游丝,整个监牢潮湿肮脏,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作为一座监狱它太安静了,以至于Loki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这里唯一的囚犯。
“你是唯一的活物。”牛头人走在最前面,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了发怵。“那真是让我荣幸。”Loki打量着四周,大胆地回敬。“呵,趾高气扬的臭德行。不过Asgard已经在清单里了。”牛头发出重重的鼻音。
在一段向上的阶梯之后,终于达了地面——原来监牢位于地下。地面也好不到哪去,黑色的城堡,黑色的铺地石,不见一颗星星的漆黑天空,带着白面具的侍卫,跳跃而若有若无的红色火光。
Loki咽了口口水。这是什么地方?这些人难道崇尚黑暗?牛头,白面具……还是他们仍处于巫术崇拜时期?
他们走进了一个大殿,王座上坐着一个人——男人不高,也带着白色面具,但是头上的黑色王冠表明了他的身份。“Welcome to Svartalfheim,Asgardian.”男人从王座上起身,黑色的高背王座,黑色的王冠和红宝石,以及,他摘下面具后那半张焦黑的脸。
男人一步步地紧逼,身上用香料也无法掩盖的腐烂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是Malekith,Svartalfheim之王。”自称Malekith的男人伸出手指捏住了Loki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你好啊,王后陛下。”Malekith缓缓地开口,平静的语气掩盖不住淡蓝色眼睛里的杀意。
“你早该在七十年前死了。”Loki露出一个微笑,“偷用别人的名字真的很不礼貌。”这个名字很熟悉,Asgard的手下败将罢了。“死于Asgard先王之手。”
“历史学的不错,小公主。”Malekith笑着松开手,他的面部表情因微笑而变得狰狞,长指甲在Loki的下巴上留下一个鲜红的印子。“不过那只是过去了。你……和你肚子里的小杂种,对Svartalfheim来说意义重大。”男人神经质地在黑色的地砖上转了个圈,掩盖不住语气里的兴奋。
“你把国家命运押在我的身上?”Loki嗤笑到,“Asgard可以击败你一次,也可以做到两次。”
“放手来试。这可是两条命,Odinson家的小鬼会考虑清楚的。”Malekith转过身来,“我将复兴Svartalfheim……”“另一个Malekith死之前也这样说过。”Loki耸了耸肩,正欲继续说下去,牛头便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噢……”Loki咬紧了牙,条件反射地想要还击,可是双手被拷住了,两名士兵又踢到了他的膝盖,压着他的肩膀逼着他下跪。
看着黑发绿眼的男人跪倒在自己脚边,膝盖接地发出沉闷的响声,这令Malekith感到心情愉悦。
“耐心点,阿萨人。”Malekith扯了扯半只焦黑的嘴唇,“把他带下去,给我们Asgard的贵客安排好了,他值得好好款待!”
Loki被推搡着出了大厅。Malekith的“好好款待”可能就是给他换一间有亮光的囚室,继续用铁链把他的双腿拷起来,最给面子的怕就是从门缝里给了他一些令人作呕的饭食。
Loki捂着嘴挑开发硬的面包,诸神在上,连杯子里的水都散发着奇怪的气味。不过他的首要任务是活下去。Loki强迫自己吃掉了小半块面包,然后喝了一点水。
他总不至于现在就把我弄死。Loki靠着墙壁,寒意与睡意一点点地侵入他的身体。Loki撕开自己的披风,一半垫在身下,一半盖在身前。
“Thor……”他缩了缩身体,手指有意无意地碰到了肚子,“你什么时候来,带我回去啊。”


TBC.
这周身体不大好所以拖更了……
我还记得我刚刚开始写这篇的时候是想写一个打打杀杀的故事来着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画风就越走越歪了hhh
可能以后更新频率会降慢毕竟期末季又到了嘛( ͒•·̫|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