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十一)


Thor真的不知道为什么Loki总是发无名火,自己明明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他就拿酒瓶砸自己——好吧,他的确不应该偷溜去下等酒馆买醉,更不应该对两个妓女动手动脚,但是为什么就连去中庭看看Jane这件小事Loki也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他和Jane曾经是最亲密的关系,但是现在他们只是朋友,甚至连书信往来都没有。
Thor骑着马,身边跟着一小队伪装成仆人的卫兵。


Loki坐在马车里,捂着小腹。“该死的……要不是因为你,我完全可以骑马去。”他皱着眉头,眼前再次浮现出Thor的脸。
“我要去中庭一趟……”
Loki捏紧了拳头,指节发出咯咯的响声。 Griffin坐在他的身边,轻轻地哼着曲子,“《众神进入英灵殿》?”Loki辨识出了那段旋律,“是的,陛下。选段自《莱茵的黄金》。”Griffin用指尖绕着坐垫上的金线,黑色的瞳孔里欢快地跳跃着光芒。
“朕乃奥斯曼迪斯,万王之王也,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此外无一物,但见废墟周围,寂寞平沙空莽莽,伸向荒凉四方。”Loki昂起头颅,伸长了白皙的脖颈,碧绿的眼睛如一汪潭水,盯着起雾的玻璃窗,窗子勉勉强强地反射出他的面庞,几近破碎。“雪莱的诗。我曾经非常喜欢。”他叹了口气,费力地转了个身,“现在不了。”
“对不起,陛下,我对诗歌没有什么造诣。”女侍转头看着Loki的背影,略带歉意。“没关系。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天色暗下来了,马车的行进速度开始变慢。车夫询问是否要找驿站休息,被Loki拒绝了。“连夜赶路。”“可是在黑暗中行进速度会降低,您可能也不会休息好……”车夫为难道。“别废话,再加一倍车钱。”Loki朝Griffin使了个眼色,女侍将一串金币交到了车夫手上。车夫欢天喜地地收下了钱,虽然这两位乘客身份不明,但是肯定非富即贵。
“陛下……”Griffin压低了声音,“您的身体……”“没事的,Griffin,没事的。”Loki的声音微微颤抖,额头上渗出细小的汗珠。“如果可以的话,Griffin,你的臂膀能借我靠一下吗?”他伸出手拭去汗珠,靠在了Beta的肩上,“我觉得您不能再瞒着了,您应该立刻告诉国王陛下您的状况。”Griffin解开披风,盖在王后的肚子上。
“我会的。不过这个小家伙应该体现出它应有的价值。”Loki笑了起来,“虽然现在暂时还是个胚胎。”

中庭果然发生了暴动。Loki日夜兼程先到了这儿,身边只跟着一位女侍。
“尊贵的王后陛下。”
在踏上Foster家族的城堡之时,Loki终于脱掉了斗篷,露出他那一头乌黑的头发,Hela赠与的祖母绿王冠端正地戴在他的头上,他高昂着头颅,面如寒霜。
Foster伯爵携夫人及家族上下所有人跪拜在大厅中,注视着Asgard的王后坐上属于伯爵的座位。
Loki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王后陛下来访突然,且人手稀少,敢……”伯爵试探地开口,但话未说完便被打断了,“Foster,寒暄就免了,和我说说战况,”Loki接过Griffin为他新沏的红茶,“还有您的爱女。”他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里面兑了柠檬汁。
“诸神在上,战况正在好转……”苍老的伯爵缓缓开口,“Jane……我交出了三十万金币,他们允诺三天之内让我见到她,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Loki放下杯子,挑了挑眉毛,“那就是说,叛军已经承诺放人?”
“是的,我的陛下。”
“很好。”Loki笑了起来,绿色的瞳仁闪烁着狡黠的光,“我将在你这儿过夜,Foster伯爵。”他把背挺直,没有再靠在椅背上。“请你把最大的房间腾出来,明天有贵客要到。”他嘬了嘬手指,“哦对了,给我找张大点的床。”


Thor在Foster伯爵的城堡里见到Loki时满心都是震惊和狂喜。
“Loki!”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地冲上去给对方一个结实的拥抱,然后好好地和对方聊聊。不过暂时不行,他还得保持一个国王的仪态。
“Loki你怎么来了?”Thor回到房间——这里本应该是Foster伯爵及夫人的寝室,不过昨天已经被Loki强制搬空然后重新挑选了家具,“棕色地毯,棕色窗帘,棕色书桌,哦天哪,简直和您的头发与眼球一样无聊。”
Thor踩在银灰色的崭新地毯上,看着坐在绿色书桌边读书的Loki。“我想来看看中庭的风土人情。”他带着眼镜,手指翻着书页,哗哗作响。“呃……你还生我的气么?”Thor抓了抓头。
“啪。”Loki合起了书,翠绿色的眼睛透过镜片看向他,薄薄的两片嘴唇动了动,然后吐出一个音节,“生。”
“不过现在在中庭,装也要装点样子。”Loki随手抓起一只枕头,砸向Thor。“你睡沙发。我要一个人睡床。”“为什么啊?我想和你一起睡。”Thor接住枕头,委屈巴巴地看着Loki。
“你怎么不去跟你的前女友睡????”Loki的声音很低,他要保证这句话只能他们两个人听到。“我没有!”Thor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我和她现在只是朋友!”
“我没空和你玩比谁喊的高的游戏。”Loki爬上了那张大床,用被子把自己裹好,然后蜷缩成一团。
Thor扯开了Loki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钻了进去,用自己的手臂环住了身边的人,在Thor的怀中Loki就像一只黑猫。
Loki不由地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哼,身体出于本能往他的怀里钻的更深了些。
“好吧。破例一次。”Loki在Thor的怀里转了个身,面朝着自己的Alpha,把头埋到他的颈窝里,闻着他身上松柏的味道,那味道令他安心,更让他的肚子安心。
“小可爱,爸爸的味道很好闻是不是?”Loki窝在Thor的拥抱里,温柔地说道。
“你在和谁说话?”Thor楞了一下,粗糙的手指抚摸着怀中人柔软的黑发。
“我在——和你的儿子——也许是女儿在说话。”Loki把头抬起来,看着Thor蔚蓝色的眼睛,看着他的表情一点点地从疑惑变成狂喜。
“诸神的胡子啊——Loki——是真的吗?”Thor抱着他的Omega一顿乱亲,大海般深邃的眼睛蒙上了雾气。“嗯哼。是真的,是真的。”Loki推开他胡子拉碴的脑袋,“你能不能修修胡子?”
“我……Loki,我不应该来中庭的,你坐马车来很累,我,我应该好好地在家里陪你……哦诸神在上,天哪……”泪水从国王的眼眶里滚落,“太棒了,Loki,这棒极了!我要有一个孩子了!”

叛军还算遵守约定,Jane·Foster在第三天回到了城堡,“这娇生惯养的Omega小妞居然没死。”Loki暗暗地想。
“Thor!”Jane看到站在高台上的Thor,毫不遮掩地喊出了声,然后跑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Thor有些尴尬,他求救似地瞥了一眼一旁的Loki。Loki戴着那顶结婚时Thor送给他的红宝石女神王冠,在他乌木般的头发衬托下显得圣洁极了。
“Thor!我……我真的快吓死了……他们威胁说要杀掉我呜呜呜呜呜……”Jane踮着脚尖,趴在金发Alpha的肩头不住地抽噎——Loki甚至闻到了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散发出来的Omega信息素,“呵,下流。”Loki翻了个白眼。
“Thor。”他走到他的Alpha身边,“Jane,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已经回家了,不是吗?”Loki含着笑,弯下身子,用手指擦去Jane脸上的泪水,他发誓——待会一定要用肥皂好好地洗手。然后抓住她的左肩,强行分开了她和Thor,“亲爱的,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Loki伸手抱住了她,Jane挣扎着想挣脱,虽然都是Omega,Loki作为男性还是稍占上风。
“我以Asgard王后的身份祝福你,笑容将常伴你左右。”Loki俯在Jane的耳边,大声地向所有人说道。正当Foster家族的人感恩戴德之际,他又留给了Jane·Foster小姐一句私密的留言:“亲爱的,管好自己的信息素。不然你可能会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被神秘黑衣人取走脑白质哟~”
Jane楞在原地,看向Loki的眼神越发阴冷。她明白,如果和这位王后争执,她的背后充其量只有中庭,而对方的身后却是北方的霸主Jothuheim,她可不愿意拿自己的所有去赌。
国王与王后的到来让士兵们士气高涨,而且他们一直驻守在中庭直到暴乱被平定,这一举动更为年轻的新王与王后带来了宝贵的民心。


“还生气吗?”回Asgard的路上,Thor陪着Loki坐马车。他温暖的手掌贴着Loki的小腹,暖意在Loki的身上蔓延,Thor的披风盖在他身上,好闻的松柏味道飘进他的鼻腔,天然的安神药。
“生。”Loki扯了扯Thor的红色披风,孕期的Omega本就需要Alpha更多的关怀。
“我……”Thor眉眼里都是柔情,脸上的线条也软和了许多。话还没说完,车子突然剧烈地震动了一下,要不是Thor及时护住了Loki,Loki觉得自己可能会飞出去。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下去看看。”Thor帮Loki重新盖好披风,招呼着Griffin一起下车查看。
举着灯笼,一头鹿被撞死在路中间。鹿几乎被开膛破肚。“呕……”Griffin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忍不住地要吐。“什么情况……”Thor也摸不着头脑。他调动了为数不多的几位卫兵处理掉了那具尸体。
“Loki!”Thor回到车上打算向Loki汇报情况,可是只见车门大开——Loki不见了,三个守卫的尸体躺在地上,被人割断了喉咙。“操!”金发国王狠狠地骂到,“调虎离山——Loki,Loki!”一支箭钉着信插在车轮上。他取下信,上面只有很简短的一句话:
“Thor·Odinson,以太或是王后,二选一。”


TBC.
其实我玩了一个呆八的梗……
《众神进入英灵殿》是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第一部分《莱茵的黄金》的一幕。
《奥斯曼狄斯》雪莱的诗。原文如下:
My name is Ozymandies,king of kings
Look on my works,ye mighty,and despair
Nothing beside remains.Round the decay
Of that colossal wreck,boudless and bare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 away
嗯Jane小姐姐是反派。
好端端的一篇糖被我搞成了刀子……(其实也不算???)
今年的最后一篇啦,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