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_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十)


国王的头上包着纱布,纱布上戴着王冠。伤口已经够疼了,再加上王冠的重量,每动一下都是受刑般的感觉。所以Thor索性就不动脑袋——那可真够滑稽的。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Loki依旧光鲜亮丽,黑发整齐地梳向脑后,祖母绿王冠端正地戴在脑袋上,闪耀着光泽。
大臣们开始陆续地作报告。Thor心不在焉地听着,眼睛不住地扫向坐在长桌对面的王后,想着要不要和他道个歉,虽然自己什么也没做错,头上还挨了一记玻璃瓶。可惜Loki没有半分心思在他身上,他眨巴着绿油油的眼睛,翻阅着大臣呈交上来的文书,不住地做些点评,最分心的动作大概就是不时地抿两口蜂蜜红茶。
“陛下?陛下?”Heimdallr的声音把Thor从沉思里拉了回来,“嗯……!你说。”“中庭爆发了暴乱,Foster家族正在平定暴乱中,”Heimdallr的声音顿了顿,“但是伯爵的小女儿Jane·Foster被俘。由于伯爵忙于应付战事而抽不开身,在加上有人质在敌方手中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所以他希望您能派兵镇压暴乱,或者想法子解救出他的爱女。”
“Jane被俘了?”Thor皱起了眉毛,双手握拳,复杂的情绪爬上他的脸庞,“该死的!为什么消息现在才到?”“交通被阻,战事不容乐观,我的陛下。”Heimdallr金色的眼睛盯着文件。
“派精兵一万,镇压。”Thor很干脆地抛出一句话,接过文书草草地翻阅了几下,包着厚茧的手指拂过封面上的磨砂家徽。
“不必。”长桌的尽头传来冰冷的声音,一份文件飞到了Thor的面前,是Foster老伯爵的资料。“两千轻骑,疏通交通即可。”细长的手指握着白瓷杯子,微凉的红茶被一饮而尽。“这老家伙有案底,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这么把精兵派去了,那王城谁来守?”王后把骨瓷杯交给身边的Griffin,“至于他的女儿,听说是唯一一个未出嫁的孩子吧?他要真的心疼她,肯定是快马加鞭地去营救,等陛下到了中庭——最起码要五天吧?那么那位娇生惯养的Omega小妞估计已经凉了。”
Loki眯起他的祖母绿,脸上的表情奇怪极了。“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伯爵可能是真的抽不开身……”Thor打开Foster伯爵的个人档案,草草地看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哦我亲爱的陛下,”Loki接过Griffin为他重新泡好的红茶,抿了一口之后煞有介事地“哈”了口气,“我是该说您幼稚呢还是太过怜香惜玉?城池未丢美人未死,你着什么急。”
“……”
“封地是Foster的封地,俘虏是Foster的女儿,”Loki用手指敲着雕花桌面,“他肯定是最急的。打仗救女儿还来不及却有时间深情款款地给您写信……‘尊敬的陛下,’”Loki从高背椅子上起身,裹紧了身上的丝绸披风,然后比划了一个夸张的戏剧动作,“冷静点,亲爱的。”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噢,抛开这些不谈,可能您是在叨念那位倾国倾城的Jane小姐?”他掩面笑了起来,“唔,没劲。”
“咳……Loki。”Thor被他的一长串连环炮搪塞的有些不知所措,再加上自己的私心被Loki剖开,开玩笑似地扔到台面上任人点评——他当然知道Foster伯爵这条老狗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他的确在担心Jane,担心这位温柔似水的前女友,Loki口中“娇生惯养”的Omega小妞。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可是Thor被灌输了22年的仁义道德告诉他,他得去看看,就算是假消息,那更是再好不过。
“各位意下如何?”Loki直接忽略掉Thor细若蚊蝇的呼唤声,走到Thor身边,一条手臂挂在高背椅的椅背上,另外一条搭在Thor肩头。
Thor打心底地的感到奇怪,明明昨天还往他头上摔酒瓶的叫他滚的Loki突然和自己亲密接触,真是怪极了。
“我觉得Loki说的有理,就按照他的指示办吧,”Thor感受到Loki冰凉的指尖抚上他的脖颈,冰冷的触感让他感到一阵寒意。
“Well,很棒。”Loki的绿眼睛里蒙着笑意,低头当着众人的面给了金发大个子一个大理石般冰冷的吻。


Thor以为他们关系好起来了,但是事实告诉他他根本就是在幻想。Loki依旧住在南边的宫殿里,除了用餐和晨会这些公众活动,Loki几乎和他不讲话,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
Thor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辗转难眠,他终于鼓起勇气在大半夜抱着枕头跑到了Loki的房间,带着一身寒气自以为天衣无缝地钻进了Loki温暖的被窝。
“滚。”
身边的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清冷的声音带着倦意。
“为什么?”
金发Alpha在黑暗中瞪着他海蓝色的眼睛,把嘴凑到黑发Omega的耳边,侵略性的气味带着淡淡的酒味飘到Omega的鼻中。
“这招没用。我打了三倍的抑制剂。”
“……”
良久,Thor缓缓地开口。
“我要去一趟中庭。”
“什么???”
Omega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了起来,倦意全无。
“我还是放心不下,呃,别想多。朋友之间的。”
金发Alpha吞吞吐吐地说。
“你为什么不让Sif他们去?”
Omega的声音微微颤抖,他背对着自己的Alpha,碧绿的眼睛里蓄着泪水。
“我……反正我得去一趟。放心,很快回来。”


Loki一下子蹬开了被子,揪着Thor的长发,一拳打在他缠着纱布的脑袋上。
“从这里,滚出去。”
Loki仿佛没有听到Thor的惨叫,继续拎着他的金发,把他拖到门口,用尽全身力气把这个大块头摔到门上,他绿油油的眼睛起了雾,眼眶通红。
“Loki……”
“滚!”
“嘿亲爱的听着,我会很快回来的好吗?”
Thor捂着头,蓝眼睛里带着歉意,声音尽他可能地放到最温柔。
“不许叫我亲爱的!恶心不恶心啊Thor??”
Loki再也止不住眼泪的决堤,“你他妈要去,就去好了,”他捂着肚子,突然痛苦地痉挛了一下,英俊的脸孔骤然扭曲,他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去了就别回来!”
他拉开门,一把把Thor推出了门外,连着他的鹅毛枕头。
“真有你的,Thor·Odinson,”Loki蓬着头发,也不管自己的形象多么的糟糕了,他一手撑着墙,一只手捂着肚子,耳边是Thor的喃喃絮语。
“你他妈——和你的Jane·Foster过去吧。”他什么也听不进去,情绪几乎是在瞬间就摧毁了他的理智。
门重重地关上了,Thor依旧捂着脑袋,手里提拉着被撕碎的枕头。


次日,Loki很早地起了床,穿好了衣服之后又披上了斗篷,Griffin收缀着行装。
“陛下,您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坐马车啊。”Beta发自内心地担忧道。“要不还是告诉国王陛下吧?”“不用,收拾好了我们就出发,去中庭。”



TBC.
哎锤子啊你……明明可以一炮泯恩仇的事情你搞得这么复杂(不是)
大家要不要猜猜Loki怎么了?【滑稽】
可能下个星期要拖更了,感冒了(;′⌒`)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