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六)

脑袋昏昏沉沉的。
Loki感觉自己在极速下坠,四周一片黑暗,他伸出手触碰着虚无,黑暗流过他的指缝,像刚刚晒过的细沙,滚烫而丝滑。
他落到了虚无的低端。一束光从不知多高的地方照射进来,在地上投射着Loki的影子。Loki转头四处张望着,黑色的四壁黑色的地面,一样是细沙的触感。
他感到困惑。自己在哪,这一切都真实极了。“你不会因为那个大个子的两句甜言蜜语就迷失了本心吧?”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Loki愣了一下,这个声音,他听了17年——是他自己的。
环境变化着,光束改变了方向,斜斜地从他的头顶切过去,细沙从地上卷起,慢慢地构建出一个人型,一个青年男子头戴着鹿角盔,一手持着权杖,身披黑绿战袍,向他笑着,绿色的眼睛像无底的冰窟。
“你是谁?”Loki不动声色的从绑腿上抽出小刀。“我是你自己。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那可真是丢脸。”男人挑了挑眉,那神情让Loki有些战栗。“哦。自己来找自己了,真是可笑。”Loki强压着不适感,依旧用自己一贯的刻薄语调回答着。“你害怕了。我看你才是可笑。好了,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你是不是因为那个Alpha的两句情话而晕头转向了?或者说是因为他的技术的确不错把你伺候的很舒服?”“Loki”用权杖叩了叩地,细沙般的虚无顷刻间勒住了Loki细长的脖颈。
“咳……”血液被勒的往上涌,Loki双脚渐渐离地,苍白的面庞变得通红,“计划……的一部分罢了……你是我又怎么会不了解我,咳,放我下来——!”最后一个单词从Loki的嘴里吐出之后,虚无便很听话地又变成了散沙,簌地落下,Loki被摔在地上。“Loki”的脑袋神经质地高昂着,
“计划的一部分……所以你就让他标记你?然后永远被他的信息素支配?多好的计划啊。废物!”“Loki”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他瞬移到Loki面前,权杖前伸着,尖锐的顶端刺透他的皮肤,“我真想杀了你!只可惜我暂时做不到。”鹿角盔抵着Loki的额头,冰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寒战。“被Alpha的两句情话蒙蔽了双眼,你想就这样和他待一辈子也不错,是吧?”“Loki”用力地把Loki推到地上,“放弃你苦心计划的一切!”他正想起身,但是细沙缠住了他的四肢,将他牢牢禁锢在地上,Loki看到虚无正在吞噬自己的双腿。
“十七年,你难道都没有看清Alpha们的真面目?‘计划的一部分,’我来自你内心,我看的清你,你的那些小把戏也许能骗骗人,可惜对我没用。”“Loki”居高临下地看着Loki,抬起腿狠狠地朝他英俊的脸上踢去,然后把人从地上提起,“我是在救你,蠢货。”
Loki挣扎着解开“Loki”的手,大口地喘着气,“你才和他认识一天——也许一天半——你觉得那是爱情?哦~你和他还做过一次爱……除了这些呢?”“Loki”的两根手指掐着Loki苍白的病态的脸,用力地掐出痕迹,“我在保护你,我再说一遍,Bright!”
“管不着。还有,我叫Loki。再见了,‘我’!”Loki的嘴角勾起一抹他惯用的笑容,下一秒手中的小刀就捅进了“Loki”的腹部,Loki的这一刀又狠又准,他下定了杀意,小刀的刀刃尽数没入“Loki”的腹部。“Loki”的嘴张了张,粘稠的黑血从他的嘴里流出来,他的身体在地上,化为虚无,和黑暗融为一体,只有一顶金色的鹿角盔留在地上。“我觉得一个我就够了,还有,亲爱的,这个头盔看起来比较像你的本体,难道你是头盔变的——唔,头盔精?”Loki收起刀,把一缕散落的黑发拂到脑后,蹲下身子,用手去触摸那顶头盔,在碰到鹿角的瞬间,“Loki”的笑容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嘴角几乎是咧到了耳朵,唇齿之间沾染着恶心而诡异的黑血,Loki吓得迅速地起身——
“啊!”猛地睁开眼睛,Loki发现虚无早已消失,他坐在自己的寝宫里的床上,腰背酸痛,身边躺着自己的国王。听到Loki惊叫的Thor也从床上爬起来,搂住Loki的腰身,把毛茸茸的头架在他削瘦的肩膀上,带着侵略性的信息素开口,“Loki?你怎么了?”
Loki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Loki”的话语依然萦绕在他耳边。只是个梦。但是太过真实了,“Loki”的脸,他的声音,言谈举止太像自己了,那种如坠冰窟的恐惧和寒冷那么真实,被虚无缠绕四肢与脖颈,用自己的刀杀死另一个自己——不,他没死,至少没死透。“Loki”嘴里涌出肮脏恶心的黑血,粘稠且散发着腥臭,他咧到嘴角的笑容,都让Loki感到恐惧与心慌,多少年来第一次的,像刀刃般划开心脏的战栗。
“十七年你还没弄清楚Alpha们是怎么一回事吗?”Loki自言自语着,推开靠在自己裸露肩头的Thor,扯过一条毛毯,裹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跌跌爬爬地下床,走到镜子前,拂开雾气,他看见自己的脸。
依旧那么讨人喜欢。不,是个Omega都会讨人喜欢吧。他低低地笑起来,丢下毛毯,就那样注视着镜子里光溜溜的身体,上面爬满了昨天晚上留下的旖旎痕迹,他从腰部一直往上摸着,摸到锁骨,摸向颈后,摸到自己的腺体。
他拾起毛毯,又爬到床上,迎接他的是Thor疑惑的眼神。“你在笑什么?”“没什么,随便笑笑。”“我不信。”Loki的脸上再次绽开一抹笑容,不过连Thor都看出来,神经牵动着笑容,Loki的心却是沉默的。
“真的没什么。”他翻身坐到Thor身上,冰凉的额头靠着Thor的额头,黑发垂到Thor的脸上,搔的他的脸痒痒。
“你爱我吗?”
“什么?”
“我说,你爱我吗?”
“你是我的王后啊,我这辈子只能爱你啊。”
“哦,对啊。”
Loki轻轻地笑着,将嘴唇凑到Thor嘴边,两人很快再次滚到了一起,唾液混合在一起,房间里弥漫着烟火般的信息素。
“你才和他认识一天——也许一天半——你觉得那是爱情?哦~你和他还做过一次爱……除了这些呢?”
对啊,我们才认识一天半,现在两天了。可是你说你爱我。十七年你都没看清Alpha们的面目吗?哈哈。Loki闭着眼睛,迎合着身下人。
Omega不能成为国王,不能带兵打仗,只能等到成年,然后变成礼物送出去,成为生育机器。死了之后如果对方还有两个臭钱,或者对你还好,也许把你葬在家族墓地里,他的身旁,也许就随便一裹——可是我是王后啊,那又怎样。时间长了他会找两个情妇,三个甚至跟多——给她们写肉麻兮兮的情书,买珠宝和华服,然后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还要维持一个王后的仪态,像一个满腹牢骚的中年妇人,一肚子火气却只能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Omega,王后Omega。
Loki用力地咬着Thor的唇瓣。
爱情就算有,也会很快逝去的啊。你要和他过的可是一辈子,不是一天两天三天。只有权利与荣耀,会被纂刻在史书上,你的画像会被挂在神堂中,永不消逝。
Loki大口呼吸着,腺体发着热。
只有权利与荣耀,永不消逝。
笑容爬上他英俊而深邃的面庞,像极了梦中的另外一个Loki。



TBC.
要发刀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Loki其实有两重人格,不知道写的够不够明显,关于另一个人格的形成后面会讲。他不知道另一个人格的存在,对于第二人格来说,理智伦理道德都不存在,谁欺负Loki我把谁吊起来打(大雾),不择手段。Bright是第一人格,就是显性人格,第二人格是Dark。
这个星期我忙着考试,每天晚上看完书再撸文,平均十一点半睡觉,真的是鞠躬尽瘁,学习和文一个也放不下(๑´⍢`๑)(才不是为短小找理由呢哼!)我会大粗长的,我发四!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