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五)

“这就是王宫啊。”Loki的身后跟着一众人,进入了一座金色城堡,里面不大的大厅中聚集了许多人。“其实这只是城北的一座Odinson家族度假用的城堡,并不是真正的王宫。”Sif垂着头,接上Loki的话。Loki转头冲她咧了咧嘴,“看来是我见识浅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姓Odinson吗?哦等等,我搞错了。”Loki脸上笑容的弧度更大了些,相比之下Sif的脸色略微阴沉,但她并没有任何表示,“是的,我不是。”她在心底咒骂了一句。Loki没有再管这个Alpha开心与否,几乎是在回头的瞬间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Loki身着不同于往常的红色披风,连礼服也换成了轻快的绿白色,纯白的礼服上绣着金边和绿线。那披风长了许多,拖在由金黄色地砖铺成的石阶上,覆盖了三节台阶。Asgard的王宫——不,只是一座给国王享乐用的小城堡,以灿烂的金色为基调,到处都流淌着奢华的气息,说实话,Loki不喜欢。这种颜色的确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到富丽堂皇,但是也挡不住俗气。他又往上跨了几级台阶。
台阶的顶端,宽广的平台上站着Loki的未婚夫,Asgard尊贵的王。和他一样,Thor也披着红披风,只是上面只有金线缠绕。Loki在离Thor还剩最后一级台阶时停住了。Thor向他的王后伸出手,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死气沉沉。不同于Thor,Loki的脸上带着标准的大家闺秀笑容。意料之外,Loki没有立即去接那只向他不情不愿地伸出的手,而是眨巴着那对祖母绿看着对方如大海一般深邃的蓝眼睛。Loki和Thor就这样僵持着,气氛微妙,简直有点剑拔弩张。虽说不是正式婚礼,这只是两人的第一次会面。
整个Asgard最有权势的王公贵族们都聚集在了王宫中的这个大厅里,密切地注视着平台上两个年轻的掌权者。
Thor有一刹那的惊讶,惊于这位Omega的美貌,以及和年龄不符的沉稳与大气。只是他的行为让他捉摸不透,按道理说这样一个受过良好教育且举手投足间优雅端庄的Omega应该知道现在牵起他的手,然后驯服地与他并肩站着,脸上带着惊世骇俗的美貌笑容作他的附和。这才是一个贵族Omega该做的。可是他没有,他固执地僵在台阶上,绿油油的眸子就那样看着他,睫毛扇动着,鼻翼喷出清香柔和的气息,毫无动作。“你现在应该牵起我的手。”高高在上的Alpha没办法,只能轻声向面前的美人开口,并一改脸上的死气沉沉,对冷落他的Omega绽开笑容。算了,就当他是个来自穷山恶水蛮荒之地的年轻到没有参加过以Alpha居多的宴会的Omega吧。我应该原谅他的手足无措。Thor不屑地想着。
“而且……”他还未说完,Omega已经接过他的手,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和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国王并肩站着。“我刚刚只是迷失在了国王殿下英俊的眉目中了而已。”Omega把从额上滑落的一缕黑发抚上耳际,微微昂着头,脸上挂着温暖而遥远的微笑,清亮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大厅中碰撞,轻巧地化解了尴尬。“只是大家都爱他的笑颜,是吗?”他放下手,在腰间交叠,“我也一样。”
台下的人群骚动起来,贵族们窃窃私语。Thor不可思议地低头看向只到他下巴的Loki。他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温顺无害孱弱兮兮的Omega会当着众人的面来这一出。“呃……你……”Thor的双手背在身后不安地搓着,想对Omega说什么,但是词语匮乏,只好作罢,然后提高音量示意台下安静。
第二天的晨报已被“王后”,“Jothuheim的美人儿艳惊四座”,“国王被下马威”,之类的标题屠版。Thor对于这件事简直是哭笑不得,可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二王子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演这一出。他自认不凡,他当然也有足够的资本这样认为。
“老天,我说什么来着?妻管严,兄弟。”Hogun一行人在次日下午来到Thor的寝宫,看望这位老朋友。“他还真是和别人不太一样。”Thor依旧坐在书桌后面,但是他这次却没有批阅文件,而是把成堆的文书堆到一边,双腿懒散地翘在桌子上,长长的金发也没有用黑色的发带扎起来,就那样让它散在肩头。“我还以为他会是个唯唯诺诺对丈夫言听计从的人。不过看起来好像不是,他——以我的观察,至少会比较强势。”Thor吸着手指,一本正经地分析着。192的大个子做起这个动作真是有些滑稽。
“你别说你爱上他了,”Fandral吹了声口哨,“一见钟情,真浪漫。”“闭嘴!”Thor随手从桌子上抄起一块纸镇,向翘着二郎腿的Fandral砸去,“你懂什么。”“喂!你这算不算是恼羞成怒……”Fandral不服气地嘲讽起来,但他后面说了什么Thor压根儿就没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那位在见面会上让他难堪的Jothuheim王子,Loki·Laufeyon。
“你不应该那样做。”Loki自言自语道,他闭着眼睛,由于这间房间只是让他暂住,所以他不能将它重新装修,而这间豪华的房间充斥着奢华闪亮的金色——偶尔夹杂几缕少的可怜的白色,这让Loki感到无法接受,“令人作呕。”
Loki待在暗处,即使现在是在阳光明媚的Asgard,又是一天当中阳光最充沛的下午,他依然想让阴影包裹着他。阴影和黑暗就像一层保护,它们让Loki感到安心。“没办法啊,Asgard的国王就是一个自认清高的傻瓜。”他依然闭着眼睛,自问自答着。回答完自己的问题,他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即使现在是下午,太阳仍然高照,这场景依旧让人感到寒意沁骨。“Loki·Laufeyon,”他终于睁开眼睛,墨绿色的瞳孔骤然拉长,就像凶猛的捕食者即将要发起攻击时的样子,阴霾与凶狠爬上他狰狞而扭曲的面庞,昨日的温柔与端庄全部付之东流,现在展现在人面前的Loki狠毒,阴暗,就像北欧神话中那个与他同名却早已在诸神黄昏中死去的邪神。
他脱离黑暗,当阳光重新笼罩着他的时候,那优雅沉稳的仪态一瞬间又回到了Loki的身上,他依然是那个外表光鲜温柔可亲深得民心的未来王后。Loki的指尖划过那“令人作呕”的金色桌面,拿起那对他最爱的匕首,反复擦拭,別入腰间,又从腿上的绑腿里取出一对小刀,深蓝色的刀柄尾端刻着繁复的花纹,柄身光洁发亮。他抚摸着两把小刀中的其中一把,持续地自言自语着,“我会向他们证明。”他把刀放回绑腿,走到酒柜前,,取出一瓶酒,往酒杯里倒了小半杯,“干杯。”玻璃酒杯碰撞着空气,里面的液体被Loki一饮而尽。


金色的马车顶上铺着正红色镶金边的绸缎,缓缓地从北门到王宫的道路上行驶着。这条道路上撒满了金色的连翘与Odinson家族的家徽——黑玫瑰,并和着少量的白玫瑰。
Loki坐在这辆被三匹披挂着金银珠宝的骏马拉着的马车里,听着马车外民众的欢呼和车轮碾过花瓣时发出的细微之声,他听见花瓣的汁液被碾出,听见它们的惨叫。房屋上挂着同样配色的旗帜。
到达真正的Asgard王宫,Loki在侍女卫士的簇拥中走向那个庄严肃穆的神堂。Frigga和Griffin托着他长长的红披风,金线在阳光下闪着光芒。Loki穿着繁复的礼服,今天早上为了套上它他足足早起了一个小时。黑发被稍稍剪短,刚刚垂到颈窝,那对祖母绿灼灼地发着光,观察着周围的人。Thor站在神像前,教堂玻璃析出的点点彩色光斑笼罩着他,依然像山脉一样沉默,但是脸上的神情仿佛有些期待。
三层的神堂人头攒动,放眼望去尽是打扮讲究的贵族,身着礼装的卫兵,严肃寡言的将领。第一层站着Asgard的大家长们与将领,第二层站着稍年轻的下一任家主们,最高一层则都是年轻的花花公子和名门闺秀,仗着家里的权势在名利场上抛个头露个面,不过也是为了猎艳或者增加一些吹嘘的资本罢了。
Thor再次向台阶下的Loki伸出手,不过这次他脸上带着笑容。Loki驯服地牵起他的手,站上神坛。两条红披风拖在画着神话的地砖上,一条长些一条短些,分别指向不同的方向,可是它们的一头却在此时靠在一起。
“Asgard之王,辽阔神域的守护者,Odin之子,与Jothuheim的守护者,Lufey之子,诸神在上,今以我祭司之名,见证你们的结合!”身着祭袍的老人从一旁的丝绒垫上双手托起一顶王冠,巴洛克式的王冠繁复而精美,十大主神中的Freyr与Freyja姐妹托着冠顶那块由一整颗通透的红宝石和46颗细碎如星辰般的钻石组成的冠心。
Thor从大祭司的手中接过王冠,Loki识趣地单膝跪在准备好的绸缎垫子上,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Thor在念叨着早就背的滚瓜烂熟的圣诗,Loki一句句地回应着,碧绿的眼睛顺从地盯着地砖。
王冠落到了他的头上。Loki感觉自己内心的什么东西被释放出来了,王冠的确重,但是他不在乎。他被Thor搀扶着重新站起来。
被教堂玻璃析出的彩色光斑此时也洒在了他的身上,银白色的王冠披上五彩的霓裳,两位女神的身影变得斑驳。Thor海蓝色的眼睛里倒影着他的Omega的脸庞,但是Omega的心思好像并不在他这,墨绿色的眼睛始终望着台下。仪式结束,国王与王后执手走下神坛,身后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月光爬上王宫的屋檐。这个夜晚热闹非凡,舞池里旋转着一对对的男女,侍者端着高脚的水晶杯,穿梭在人群中,厅中三盏巨大的水晶吊灯全部点起,庞大的乐队演奏着华尔兹或交响曲,交杯换盏的声响,高谈阔论的人声,翩翩起舞者的舞步声,尽数糅合在一起,每一位来宾脸上都带着醉意。
国王与他的新王后却坐在最上方的王座上,在第一支舞毕之后便没有加入舞池。
Thor其实很想去跳舞。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是个跳舞好手,更是因为在第一支舞中,Loki对节拍的掌握,Loki轻盈的舞步,他搂着Loki柔软腰肢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他不止一次地偷偷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美人,看看他在干什么,有没有跳舞的兴致,可是很可惜,身边的王后除了喝酒和打发前来寒暄的贵族,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举动。
在Loki喝下第五杯酒之后,Thor终于在脑子里把草稿练熟了,光明正大地扭过头去,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温柔的语调邀请Loki:“我们去跳支舞吧,好吗?”Loki停止了举杯的动作,歪过头,一抹大大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脸颊两边挂着浅浅的红晕,一双绿油油的眸子好像蒙着一层薄雾。“好啊,陛下。”他把头摆正,唤来一名侍者,把空酒杯交给他。Thor起身,站到自己的王后面前,心甘情愿地伸出右手。他感到一股力量在把他往前拉,虽然那力量对他来说细微至极,但是仍然让他感到紧张,是Loki在拉着他的手起身。Thor以为Loki会让自己牵着他进入舞池,就像他今天早上一样的乖巧,正当他想着时他才发现,这些也就只能想想了。Loki三步并作两步跃下台阶,小跑着拉着Thor的手,几乎是冲进了舞池。
正在跳舞的人们都停下来向他们行礼,Thor向他们颔首致意,倒是一向礼数颇全的Loki没什么表现,只顾着拉着他的手,然后发现大家都停下来向他行礼,才想起来礼节。
音乐再次在大厅里响起,年轻的国王与王后跟着节奏一下下地旋转,绽放在舞池中。Thor一手搂着怀中人的腰肢,一只手握着他的手,随着节拍舞动。“你看上去好像很擅长,陛下。”Loki轻轻地开口,一丝酒味飘进Thor的鼻腔。“叫我Thor。呃……我只是参加过几次这样的聚会。”Thor正想着怎么找话题,倒是Loki先开口了。“是吗?”Omega打了个哈欠,眼睛微眯,长长的睫毛将碧绿的瞳孔围成一条缝。“真的!”Thor有些慌张,他觉得Loki在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虽然他连面对战场上的刀光剑影也未曾慌乱半寸。“我,我,不信你可以去问问Sif。”下一秒他就感到一道锋利的目光切上他的眉目,“Sif……行吧。那你都是搂着哪位Omega翩翩起舞的呢?”Loki的哈欠已经打完,但是依然眯着眼睛。“有次是和Jane女伯爵,有几次——我记得不太清楚了。”Thor很诚实地回答。“哦~我知道了。”Loki的眉毛皱了皱,“反正他以后只能和我跳。”Loki轻声嘀咕了一句。“嗯?”Thor只捕捉到了只言片语,向对方抛去一个疑惑的眼神。“跳完了这支我们就回房间吧,我觉得脚踝疼。”Loki岔开话题,朝对面的金发大个子挤挤眼睛。
Thor看着对方通透的不带一丝杂质的绿色眼睛,也挤出一个笑容。Loki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午夜,派对依然在继续,人们仍旧交杯换盏高谈阔论,只是国王王后一起不见了。他们在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TBC.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俩干啥去了对吧(嘻嘻)拉灯部分会在正文结束之后作为番外。
不要被看上去傻白甜兮兮的基妹骗了啊!!!都是假象。次糖,前半段故事基本上没啥刀子,后半段,嘿嘿嘿。不剧透,反正小甜饼且吃且珍惜。写到锤子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冒粉红色泡泡( ^..^)ノ
可能接下来更新比较慢,因为我要忙期末,双休日多写点,努力按时更新,如果没有按时更新的话见谅ww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