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hnsherr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锤基abo】Camouflage(三)


“Jothuheim是北方的霸主,国土辽阔,能与这片大陆上最强盛的Asgard比肩,但由于处在北极圈,气候寒冷,人烟稀少,所以综合国力较Asgard还有一截的差距。王子此去联姻,于你于国,都是一大益事。”Frigga坐在Loki对面,带着一副金属框架的眼镜,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线装书。
“谢谢,老师。”Loki嘴上说着,但一双绿眼睛却直往车窗外瞄。距他们离开Jothuheim已经两个月了。虽然已经踏上Asgard的领土,但眼前还是一片和故乡一样的冰原,一路上没有见到一户人家。
“老师,Asgard是什么样的?”Loki加重了语气,“我是说,有人居住的——比如我要去的那种地方。”他的眼睛终于找到了丢失在外的魂儿,目光重又回到马车中,向Frigga抛出疑问。“Asgard……很富饶,那里的人多是金发,像阳光一样的灿烂。人们很热情,”Frigga停顿了一下,一双Jothuheim人罕见的蓝眼睛望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的王子。“也有人是蓝眼睛,比我的还要好看,像大海,像极光。”她的嘴角上扬,蓝色眼睛蒙上一层薄雾。“他们……很美,也很善良。你会喜欢的,殿下。”
Loki知道自己又问错问题了。Frigga虽然是为数不多的去过Asgard的Jothuheim人,但多少也是因为她的父亲是Asgard人。那个男人,据说Frigga一面也没见过,她只知道自己的那对蓝眼睛来自父亲。
“对不起。”Loki起身,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在他的怀抱里显得格外瘦小的Frigga。“没事的,殿下,我不怪你,是我的情绪太过激动了。”Frigga拍了拍Loki瘦削的后背。Loki坐回自己的位置,“老师,您看着我长大,除了我姐姐,您是我最亲近的人了。”他垂下脑袋,低声说道。“父亲……对我们不管不顾,母亲……只有姐姐见过。”他小声嗫嚅着,“我不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您胜似我的母亲。”
“能得到殿下如此的赏识,是Frigga的荣幸。”Frigga稍稍站起,向Loki行了个礼。
“殿下,Frigga女爵。”Griffin从后窗探头,她虽只是个侍女,却也是贵族之后。“前面就到平原了,我已经派人将车轮上的铁链拆下,”和Loki年纪相仿的Beta开心地用双手比划着,“我们的行进速度会快的多,Jothuheim的马儿们都是最强壮的,欢迎来到Asgard,殿下!”

“Fandral,王后他们到哪了?”宽敞明亮的寝室里,Thor坐在书桌后面,批阅着大臣们上交的国书,向斜躺在沙发上吃着送给他的葡萄的Fandral发问。
“唔……再过一个月就到Bifrost了。”Fandral一边往嘴里送着葡萄,一边抽空回答着Thor的问题。“让Sif去迎接。带一队我的亲军。”Thor头也不抬,羽毛笔刷刷地在纸上批阅着,一瓶墨水从早晨用到现在,已经消失了小半瓶。“你怎么不自己去和她说。”Fandral看起来很费力地从沙发上坐直,打了个哈欠。
“老兄,”Thor抬起他那金色的头颅,朝他苦笑了一下,“离婚礼还有两个月,我都快忙疯了。”他放下手中的笔,随意地拿起某位大臣递交的国书,不由分说地往Fandral那张英俊的脸上砸去。“噢——Thor——”他佯装吃痛,“等等,”Fandral嘬了嘬沾满了葡萄汁的手指,“我可不想让你被那些刻薄的老骨头抓住把柄——场地布置?——礼服定做——?这么细微的事情还要你过目?你可是国王,我的老伙计。”Fandral看了看Thor,“哈,国王。”Thor终于放松下来,身子靠在椅背上,“讲点俗套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Thor一个挺身,重新在椅子上坐直,“别浪费时间,快去通知Sif。对了,Voltsagg不也在Bifrost那边训练吗?让他在那边接应Sif,他俩在我也就不用担心了。其他的我会安排。”他看了眼满脸不可置信的Fandral,“Thor,你变了。”Fandral故作失望状地摇头叹气。“是嘛。”Thor绷着脸,“我哪里变了?”“变得不好玩了。”Fandral痛心疾首地捶着胸口。“少废话,快点去!别让我亲自送你。”Thor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滑稽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Fandral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擦的锃亮的皮靴在实木地板上跺了跺,“Sif——她可美极了,还挺能打——真是火辣!狂躁的美人儿,太符合我的口味了。”他吹了声口哨,“可惜是个Alpha。”Fandral就这样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朝门外走去。
Thor看着这位朋友的背影逐渐消失,便继续拿起笔,刷刷地批阅着文件,直至晚饭时间,没抬一下头。

TBC.


————分界线————
前四章基本短小我也木得办法「捂脸」前几章主要介绍人物和构建世界观,真的写不长不是我水「捂脸x2」等大婚之后就粗长啦~
比心心♡

评论(1)

热度(69)